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南京城遭遇特大暴雨图

2018-11-06 09:57:24

南京城遭遇特大暴雨 (图)

南京中山南路昨一片汪洋。刘浏 摄南京卫岗,大水倒灌顶翻了窨井盖。宋峤 摄南京昨多处积水,不少市民脱鞋赤脚前行。宋峤 摄  暴雨红色警报!昨天南京迎来入梅后强降雨,主城区多个地区出现了近十年来罕见的特大暴雨,雨势惊人,超强降雨集中在昨天下午的5个小时内,其中玄武湖一个小时的降雨量94.8毫米,24小时降雨超过200毫米,而南京市区大部分地区的降雨都超过了100毫米的特大暴雨标准。到今天为止,南京的梅雨已经达到36天,为近10年来长的梅雨,预计21日南京的降雨会有所中断。了解到,昨天粗略算下来,南京各泵站大约排出了600多万立方米的水,相当于昨天南京城下了一个多玄武湖的雨水。  本报 于丹丹  【雨情】  南京昨发布暴雨红色预警  雨云悬在南京主城5小时不动  昨天上午8点之后大雨逐渐减弱,很多人都觉得南京昨天的“暴雨”这么结束时,出人意料的是,在气象台的雷达上,南京头顶上的那团降水回波在午后突然发展壮大,暴雨骤降。昨天下午从13点到18点,强降雨云团在南京主城上空几乎没有挪窝,并自城西南向东北缓慢移动,市中心短时间降雨强度之大近十年来罕见。南京市气象台发布了入梅后暴雨红色预警信号。  时间:13::00  代表地区:南京九中  降雨量:21毫米  南京市气象台昨天中午12时28分发布雷电橙色预警信号,此时浦口和江宁部分地区已出现强雷阵雨天气,而根据雷达的探测,强降雨云团正在迅速向南京市区移动。  就在12点30分左右,主城区上空风云突变,乌云仿佛听到“集结号”一般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主城区大部分地区开始砸下黄豆大小的雨点。在13点到14点这一个小时内,城区主要降水集中在城区中部和西部,主城区如北极阁、龙江、一中等地降雨都在15到20毫米不等,降水量出现在南京九中站达到21毫米。另据南京气象台官方微博报道,这一小时中,全市的雨出现在江宁机场高速收费站,达到57.7毫米,江宁禄口黄桥站49.5毫米,浦口顶山镇站44.5毫米。  时间:14::00  代表地区:六合新集  降雨量:100.2毫米  大雨仍在狂暴,在14点30分左右,南京主城区还出现了强雷电。14点到15点一个小时内,南京主要观测点降雨量在六合新集,达到100.2毫米。我们将24小时雨量超过100毫米的降雨叫做大暴雨,而六合新集一个小时就超过100毫米!  南京龙江一小时降雨46.6毫米。根据市民反映,这一时期龙江地区电闪雷鸣,雷声仿佛是在耳边炸开,大雨仿佛从天上倒下,能见度不足50米。  南京市气象台15时06分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此刻六合、浦口、城区以及江宁的部分地区降雨量已达50毫米以上,预计未来3小时内该市大部分地区的降雨仍将持续。  时间:15::00  代表地区:玄武湖  降雨量:94.8毫米  强降雨的持久力让人叹为观止,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还丝毫没有减弱的势头。在下午的这段时间南京主城区掀起了一个小高潮!此时,城区主要强降水集中在鼓楼—玄武—下关—栖霞一线,并向北延伸,雨带向东北缓慢移动。南京市中心新街口、鼓楼、湖南路都出现了近几年来罕见的特大暴雨!其中降雨强的玄武湖观测站一个小时雨量达到94.8毫米!这一小时,北极阁74.4毫米,三十三中80.2毫米,植物园73.6毫米,九中69.4毫米。  时间:16::00  代表地区:玄武湖  降雨量:51.4毫米  此时,南京河西地区的降雨逐渐减弱,但是强降雨仍然在市中心徘徊不减。玄武湖观测站雨量这一小时仍维持着惊人的强度,达到51.4毫米,北极阁和市区东部的植物园均在25毫米左右,而龙江的雨势明显减小,一小时只有1.2毫米。  南京市气象台昨天16时55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此时该市城区以及六合南部地区的降雨量已达100毫米以上,而未来3小时内六合、浦口、城区西部、江宁西部的降水将有所减弱,其它地区的降水仍在持续。  时间:17::00  代表地区:江宁  降雨量:70.4毫米  主城区的降水云团有所减弱并逐渐向东北方向移动,主要降水区域在城东南和江宁的中东部,其中降水中心位于江宁淳化站,一小时雨量70.4毫米。  而在这一时间内,南京主城区很多地方下起了“太阳雨”,西边天空,太阳努力从云层中挣扎而出,挥洒出万丈光芒;而东边仍然是乌云密布。天空好似一张阴阳脸,同时狂风大作,天空出现了一朵朵移动速度极快的“跑马云”,非常壮观。  截至昨天18点之后,除了江宁、溧水、高淳仍在下雨,主城区大部分地区雨势基本上减弱。13点到18点,南京主城区完成了一场特大暴雨的“飞跃”,5小时的时间,北极阁降雨124.8毫米,玄武湖168毫米,龙江105毫米,小校场59.2毫米,其中玄武湖5个小时的降雨量算下来,相当于下了接近一个半玄武湖。截至17点,玄武湖24小时的雨量达到224毫米,也破了建站以来日降雨量的纪录。  而位于江宁月华路的南京江宁国家基准气候站地区的降雨主要集中在15点之后。截至昨天19点,15点之后降雨达到87.1毫米,其24小时的雨量达到101.9毫米。  【预报】  漫长梅雨依旧未结束  21日之后降雨可能暂停  昨天,江苏的宿迁、连云港、淮安、盐城部分地区和南京局部地区降雨量达50毫米以上。而南京成为全省强降雨的中心,主城区在“幸运”地躲过几场大暴雨后,还是没能幸免,强降雨云团压在南京主城区停滞不前,让南京市民在家门口看了次海。  到今天为止,南京的梅雨已经36天,已经平了2007年创造的近十年长梅雨的记录,是一个典型的长梅、丰梅。南京20年来长的梅雨记录是1991年创造的,那一年5月下旬就入梅,梅期长达56天,造成严重的洪涝灾害。而到目前,这个56天的纪录还是很难超越。  自11日以来,“二度梅”几乎每天上演大暴雨,一天都没消停过。江苏省气象台表示,未来一段时间江苏仍多阴雨天气,所以出梅的形势尚不明朗。  那么未来几天还会不会有强降雨?根据气象部门的预报,今天白天南京等本省局部地区雨量仍可能达到暴雨,明天全省大部降雨减弱。但是由于昨天南京降水的力量实在惊人,所以今天强度可能没有这么大。21日到22日,南京的降雨可能会出现中断,以多云天气为主,但是从23日之后仍会有阴雨过程。气象专家解释说,目前造成江苏晴热高温的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的势力依旧偏弱,处在副高边缘的江苏大部依旧多阴雨天气。而海上还有个超强台风“马鞍”,其巨大的外围云系也可能会环流产生影响。  昨天在雨中很多人感觉到,似乎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清凉,闷热感明显。随着近期温度的升高,南京近期黄梅天的特征还是非常明显。但是由于多阴雨天气,所以南京暂时还不会出现35℃以上的高温天气。  链接  2007年7月18日济南暴雨22人遇难  气象爱好者都知道着名的“黑色7.18”,2007年7月18日17时左右,济南及其周边地区遭受特大暴雨袭击。这次降水过程历时时间短、雨量大,降水从18日17时开始,到20时30分前后减弱,市区1小时降水量达151毫米,2小时降水量达167.5毫米,3小时降水量达180毫米,均是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值;小清河流量是1987年“8·26”的一倍以上。  突如其来的暴雨造成济南低洼地区积水,部分地区受灾,大部分路段交通瘫痪,造成人员财产严重损失。据初步统计,22名市民不幸遇难,6人失踪,142人受伤。  近期南京天气:今天阴有阵雨或雷雨,雨量可达暴雨,城区东到东南风3~4级,23~28℃;明天多云到阴有阵雨或雷雨,23℃~30℃;后天多云,局部有时阴有阵雨或雷雨,24℃~31℃珠江路上,一男子背着女友涉水而过。仇惠栋 摄玄武湖隧道,上面是水,下面还是水。 友“马露evonne” 摄  昨天一场十年难遇的暴雨突如其来,把南京城从头到脚浇了个透,气象台发布消息称南京24小时降雨超过200毫米,这相当于一个多玄武湖的雨下下来,到底把南京城“泡”成了什么样呢?  有友戏称,南京虽有长江、秦淮河、玄武湖,但昨天一场雨下来,南京的“江河湖海”全齐了,在南京地图上可以看出来,主城区主要的积水路段往往也是交通为繁忙的路段,其中新庄广场附近路段淹水,导致玄武湖隧道和九华山隧道车辆严重积压,直到晚8点交通恢复时,排水人员仍奋战在抢险一线。  新街口  大洋百货门口成“大洋”  车辆行至新街口纷纷抛锚  本报讯 昨天一场暴雨,几乎让南京全城淹水,鼓楼、玄武、栖霞等区尤其严重。昨天下午3点,看到新街口附近路段不少车辆通过时犹如行舟,过往车辆激起的“波浪”,更是将路中本已漂起的木质花坛冲翻不少,大洋百货门口一公交站台前,不少市民站在水中等待公交车,而一些乘客下车时,面对汪洋一片的新街口,也只能一个一个“扑通扑通”跳进水里。  由于水中不时有车辆抛锚,交警二大队一位负责现场拖车的司机浑身是水,正驾驶一辆救援拖车,不停往返将泡在水中的抛锚车辆拖出深水区。在向这位救援司机了解已经拖出多少抛锚车辆时,这位救援车驾驶员抹了抹满脸雨水告诉:“我也记不清啦,应该有几十辆了吧!”一辆驾驶本田SUV车的男子,不顾挥手阻止,竟自顾自地从金陵饭店方向向南驶去,但等该车刚过东方商城门口就再也动弹不得,就连前保险杠也因连续受水冲击脱落下来。而在大洋百货门口,几名市政排水工人,已经打开窨井盖排水,一台大型排水泵车停在水中,但无法工作。“现在南京所有河道水位全部超过警戒水位,赶来的大型排水泵车根本不知将水排到那里,现在也只能泡在水里干着急!”排水处的一位工作人员皱着眉头说。  李海勇 文/摄  管家桥  恨不能搭起一座“桥”  一场急雨把路淹成“河”  昨天下午3点,在新街口管家桥看到,暴雨将这里淹成了河,到新街口的车辆如开船一样。  本报 范晓林 实习生 周袤 摄  珠江路  积水齐膝不见路只见“江”  卫生服务站门前堆起沙袋“抗洪”  本报讯 昨天下午五时,来到了珠江路西侧路段,这里的道路已经被积水淹没,水深及膝。  不少人卷起裤管,小心翼翼地走进积水,向金鹰天地方向走去。在现场看到,这里的积水深处已经到达成人的膝盖处。吕先生和女朋友中午来到珠江路购买电脑,来的时候雨就很大,买好东西想要坐地铁回家,却“没路了”。吕先生无奈地卷起裤管,背着女友“下水”。  有一部分行人准备从南京市同仁小学门前绕行,但是走过去才发现,这里的积水也已经有约40厘米的深度。同仁小学西边的玄武区同仁街道卫生服务站门前刚刚堆起了沙袋,服务站工作人员正在不停地向外舀水。路面上已经有几辆小轿车被困在了水中,一位车主一边“弃车”向路边浅水处走来,一边拨打。现场已经有一辆拖车正在帮助被困车辆。  板仓  车到板仓成“板舱”  淡定车主:车成了潜水艇,这车船税交得值!  本报讯 昨天下午二时五十分,紫金山上的雨水开始像瀑布一样向山下“倾倒”,10分钟后,板仓街的下坡处便开始积水。在板仓街下坡处的一个小巷子里,停在其中的所有车辆全部被“没顶”,扬子石化职工宿舍也由于周围都是“汪洋”,而被友戏称为“海景房”。  “新庄的同志,来板仓看看你们就平衡了板仓潜水艇出炉!”昨天,将即将被“没顶”的车照发到微博上后,短短几十分钟内,被转发了200多次。其实,这条巷子里,是扬子石化职工宿舍。早在水没膝盖时,一楼的居民已经跑到板仓街的上坡处“避难”了。在现场看到了几位私家车车主,他们倒显得比较淡定。“没事,等水退了,把车厢清理一下,还能开。”一位私家车车主对说,“这车船税交得值,咱这车现在都能当潜水艇使了。”  徐俊 徐媛园 文/摄  玄武湖  玄武湖隧道淹成“下水道”  城北交通下午一度瘫痪  本报讯 昨天下午1点开始,南京市主城区内普降暴雨。有市民报料称,在新庄广场朝岗子村方向,路口出现大面积淹水,新庄广场由西向东的交通,已经中断。  通过九华山隧道,隧道内已经开始轻度积水,汽车驶过,两道浪花飞起。在进入新庄广场的出口处,车辆开始大量积压。经过半小时的等待,进入玄武湖隧道的道路一直在拥堵,隧道管理人员介绍,因为玄武湖隧道开始积水,三股车道,只有一股可以通行,因此车辆大量积压无法通行。  掉头转向新庄广场,车辆经过岗子村后,又被堵在国展中心龙蟠路的大门前,无法动弹。半小时后,慢车道上突然开始涨水,一大股黄色的泥浆水汹涌冲来。没几分钟,积水已经漫过轿车的排气管。“不好了,发大水了!”不少被困司机纷纷下车当起了临时指挥,让泡在水中的汽车,全部转弯逆向行驶,冲上旁边的二层立交桥上。  由于大水涨势太快,不少无法及时摆脱的汽车全部浸泡在水中不能动弹。水位涨势之高,直接淹没至轿车的引擎盖。在国展中心的积水路口,水位更是一度达到60厘米,结果致使五六十辆汽车浸泡在水中无法动弹。  大雨停下后,整个新庄广场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一位市民介绍,附近正在进行施工,导致新庄地区大量积水无法及时排出。因为水位实在太高,所有新庄广场以及立交桥上的汽车,都是由西往东拥堵。由于火车站方向的道路也开始积水,玄武湖、九华山两条隧道也出现近30厘米深积水,红山路的铁路涵洞下方,因为积水中断,整个新庄广场顿时成了孤岛,根本无法通行。  到了昨天晚上8点,经过排水人员的努力,加上交通的疏通,由西向东的道路才开通,车辆能够缓慢的一辆一辆地驶向岗子村。受到新庄广场交通中断四小时的影响,九华山隧道,西直门隧道,城东地区朝新庄广场方向的车辆大量积压,从新庄广场一直堵到双桥门立交桥上。发稿前,南京市有关部门的排水抢险人员,仍在新庄广场奋战,力争早日将积水排尽。  水关桥  水关桥难过“水关”  宝塔桥节制阀被江水吞没  昨天大雨,在南京的下关金川河宝塔桥旁,新建的节制闸已被江水淹没了。而在水关桥附近的路面,也因淹水严重,不仅造成多辆车熄火,还造成交通拥堵。至下午5时许,才得到缓解。  武家敏 梅建明 摄  新模范马路  十字路口成“死结”两小时才恢复畅通  昨日南京大雨滂沱,下午4时,中央路和新模范马路开始淹水,车辆随之滞行,聚集于交叉路口“孤岛”,进而形成“死结”,交通为之瘫痪。至18时30分左右方才“解开”。  王路宪 徐媛园 摄金鹰地下通道可观“瀑布”。裴睿 摄休息间隙,女警倒靴子里的水。车里这样进水了。友供图  昨天一场大雨,让南京不少车主遭遇水中熄火。熄火后不能再启动,很多车主都知道,但昨天还是有位车主没注意,而且为此付出了60万的代价。车子熄火后,的方法是打给保险公司,请求拖车。昨天南京的拖车业务也是超负荷运转。  启动一下60万没了  “我1个半小时接了20个,全是车子熄火的案子”。小李是南京太平洋保险公司(以下简称“太保”)的事故察看员,从昨天下午4点多钟开始,他的就基本没安静过。采访小李的时候,他正在江宁处理一起“大案子”。一辆价值200多万,南京本地牌照的黑色奔驰S600轿车,在水中熄火后车主二次启动汽车,导致汽车发动机进水,缸体全部被拉坏。“这款车有12个缸,每个缸的维修费是5万,12个缸就是60万!这些钱保险公司是不赔的,因为车主在水中二次启动了”。小李工作2年多,水淹出这么大损失他还是头回碰见。对于60万的维修费,小李说车主显得很淡定。“他问我要花多少,我说估计60多万,他就回了一个噢,然后就没说什么了”。  南京有三处“路面百慕大”  昨天从太保江苏分公司了解到,昨天下午从4点开始,因为汽车被淹,打到保险公司来求助的车主普遍增加。而江宁、龙江和新模范马路成为了昨天南京的“路面百慕大”,工作人员说这三个地方汽车被淹多,“近6成的报修车辆是在这三个区域趴窝的。”  拖车太忙来不及救援  暴雨之后,南京救援公司的拖车业务异常繁忙。致电多家拖车公司,大多表示业务繁忙,要增加等待时间。“车子在水里,拖出来要加100元,市区以内250元,统一价”。南京汽车救援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公司的所有拖车全部在市区里工作中。“给你2分钟时间考虑,嫌贵的话,我们还有其他车要拖”。  南京市机动车维修救援络是帮助汽车“趴窝”的车主联系拖车的机构,昨天下午拨打了救援96196,工作人员说,下午全是打来请求拖车的市民,拖车业务已经是超负荷进行。“暴雨后,很多拖车还堵在路上,建议你还是找交警拖吧,我们帮你联系的拖车,估计要等很久。”  拖车费用怎么收?  太保江苏分公司的李先生说,如果车主买的是太保车险,拖车费用由保险公司承担。如果不是投保,就只能由车主自己承担费用了。一汽大众南京4S店的纽经理告诉,目前拖车的行业标准一般是5元/公里。“市区范围内一般是200元一次,六合、大厂等市郊地段按公里收费,价格一般在250元左右。”  车子烘干要多久?  南京康泓别克4S店的工作人员说,被淹的汽车要完全烘干一般要10天的时间,主要是车辆的排线和电子系统要花大量时间。发动机进水则要花费更长时间了,至少半个月以上。  张 筠  暴雨理赔提醒  发现车子被淹怎么办?  “从保护爱车的角度说,水面超过门槛就不要开车门了,主驾驶位的下方一般都有汽车ABS、安全气囊的传感器,被水淹了,性能会受影响。”纽经理说发现汽车被水淹,车主应尽快联系所投的车险客服,让车子做定损再理赔。车主自己拍下车子被淹时的照片以留存。此外,车主保留一份报道了当日暴雨的报纸。  张 筠  车子水中“趴窝”千万别“二次发动”  暴雨让不少新手开车人感到苦恼,为什么同样车子“趴窝”,保险却有的赔有的不赔?从理赔人士处获悉:现行的绝大多数“车损险”主险条款,只赔车子被水浸泡后的车身损失,那些由开车人人为造成的发动机进水扩大损失,保险公司不赔。  人保南京分公司及另一家财险公司理赔部人士均介绍,截至昨天傍晚,接到的车险报案数还与往日相差不大,但根据以往经验,一般暴雨第二天会出现报案高峰,而其中有的就不能赔。  理赔人士介绍: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车损险”,会保障车子因暴雨造成的车身损害,比如停在低洼地带被淹,需要更换零件、修理电路等,这种情况即使车身全部淹没,只要符合合同也赔。但如果是行驶中遇积水熄火,开车人又再次启动,即“二次发动”造成的发动机扩大损失;或者明知积水较深却依然驶入造成的排气管进水、发动机损害,“车损险”的主险不赔,除非车主事先已加保了一份附加险的“涉水险”。  因此,理赔人士提醒开车人:暴雨天气遇到积水尽量绕行;如果自行判断积水不深已经进入,则保持低挡匀速前进,以免造成排气管进水,并在通过涉水区后踩几下刹车,以便把刹车片和刹车盘之间的水蒸发掉。万一出现深水“趴窝”熄火,千万不要再“二次发动”,应赶紧打等待救援,或下车推离。  周静 马燕  汽车趴窝·可敬的人  飒爽女警成了推车工  昨天南京普降暴雨,部分路段积水较深,严重影响了路面行车安全与畅通,交管部门1200多名警力全员上路,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这也包括了那些英姿飒爽的女警们,不过在积水严重的新街口路段,她们成了推车工,用柔弱的身躯推动着一台又一台抛锚的汽车,司机们感动之余皆称她们是可敬的人。  廖超是交警二大队女子中队中队长,昨天下午,暴雨使得新街口大洋百货门前成了一片汪洋,积水已经漫过了汽车的大半个车轮,她们女子中队的11名队员全部上路执勤,引导车辆从积水较浅的地方通行。尽管如此,一些车辆还是不小心闯入了“雷区”,直接“趴窝”。廖超和同事们赶紧上前,合力将汽车往前推,使其脱离困境。暴雨中,她们的眼睛都睁不开,雨靴里也全是水,可没有人退缩。“本田”、“大众”、“奔驰”……廖超和她的同事们整个下午也不知道推走了多少抛锚车,因为麻痹的双手已经感受不到累和痛。“只有休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又累又冷,雨靴里灌满了水。”廖超告诉,她知道同事们都在拼毅力,都在坚持,因为这是她们的职责。在现场也注意到了,廖超在帮助一名市民将沉重的电动车抬上高高的阶梯时,已经是“咬牙切齿”了,可以看出为了帮助对方脱困,她已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  “她们是可敬的人!”车主张先生说,他说这番话不是矫情,也不是为了表示感谢,而是发自内心的。“看到她们使劲推车,连脸上的雨水来不及擦时,我真的很感动。”张先生的话得到了现场很多市民的赞同,他们在雨中郁闷的同时,也感受到了那无形的暖意。  宁交轩 叶建华 郭一鹏 文/摄  汽车趴窝·推车也赚钱  帮推车一小时赚五六百元  本报讯 昨天下午3点多开始突然加剧的大雨,在南京浦口桥北路处,也引发了大量积水,深积水处,深约1米,有的已淹至小轿车的玻璃窗处。水淹车辆熄火,附近一些居民见此坐地起财,纷纷干起了推车业务。  下午在现场看到,在桥北路逗号广场附近的拐弯处,水越积越深,有的地方积水深约1米左右,一些车主加大油门,试图涉水而过。毕竟水深,不少车辆相继在水中熄火。  在现场看到,一看到有车辆熄火停在水里,附近立即有三四名男子涉水跑至车辆旁,跟车主比划起来。然后,这几名男子费力地将熄火的车辆推出积水区域,推至水浅处。一名司机告诉,他的车子熄火后,有三四人赶过来跟他说,可以帮他推车,但必须付他们一些费用。“开始要100元,我说太贵了,后来降到50元。”  发现,大雨造成积水催生了“推车业务”,有两三拨人都在从事这个临时业务,一拨人一般为三至四人,正好是能推动车子的人数。而每次收费有30至50元,而推一次车,费时约在3至5分钟左右,1小时能赚五六百元。  幸亏有地铁,要不我们全回不了家  地铁  傍晚两小时19万人次涌进站  本报讯 在昨日的瓢泼大雨中,南京主干道多处出现积水,地铁全线则经受了考验,实现平稳运营,有效地发挥了公共交通骨干作用。昨日白天地铁全线客流114万人次,在积水严重的新街口,地铁站多了近7000人次的客流。  金鹰地下通道可观“瀑布”  由于金鹰地下通道大量雨水倒灌,在出入口台阶上形成瀑布“景观”,大量积水顺势流向地势较低的地铁新街口站的通道和站厅。在现场看到,水流远处已近地铁2号线的进站闸机处。该站工作人员和地铁民警纷纷出动,抢排积水。工作人员在新街口地铁2号线通道和金鹰地下通道接口处堆上了沙包,阻止水流进入,并打开通道内多处排水沟的镂空盖板,让积水加速排出。由于应对及时,没有造成站厅的大面积淹水,也没有影响站台层的乘客出入乘车。  苜蓿园大街站1号出口,是一处没有设置雨棚的敞开式出入口,而且地势低于周围地面,大量雨水顺着台阶涌入,这让现场保洁人员忙得够呛。“要是有个顶棚就好多了,你看现在雨越下越大,就只能不停地人工排水。”一位保洁人员告诉,这几天他们两班倒,一直要守在这个出入口,不断地进行人工排水和拖地。昨日了解到,地铁全线一些站点出入口受到了雨水倒灌的影响,但经过积极应对,没有对乘客出入造成太大影响,整个车站运营秩序正常。  新街口多了近7000客流  “大雨对地铁的影响,现在看来影响不大,目前全线运营正常。”南京地铁运营公司相关负责人昨日傍晚表示。  了解到,截至18:00,昨天地铁全线共进站59万人次,出站55万人次,同比周一进站少6.6万人次,出站少6.5万人次。统计数据显示,新街口站比同期多6855人次,在道路淹水的情况下,有更多的市民选择了地铁这一便捷可靠的交通工具。  昨日晚高峰,由于地面交通受到大雨影响,更多市民选择乘坐地铁,客流增长明显。根据南京地铁运营公司的统计,昨日17:00—19:00两小时南京地铁全线进站客流192234人次,出站179253人次,比上周同一时段全线进站多35538人次,出站多22833人次。其中,一号线鼓楼站至迈皋桥站客流增长比较明显,鼓楼站进站多5300人次,玄武门站进站多3999人次,新模范马路站进站多4793人次,南京站进站多3053人次。  公交  二十多条公交线绕行  本报讯 昨天,南京公交车大面积受到影响,盐仓桥地区积水严重,二十多条公交线路绕道盐大街行驶,锁金村、新庄桥下涵洞口的积水影响公交线路超过三十条,清凉山6路公交车底站,淹水位置已经没过小腿,导致公交车无法进站,红花村、新卫村等地区也因为积水严重导致公交车无法正常行驶。另外,因为积水导致很多小车抛锚,加剧了道路拥堵,乘客等车时间大大增加,公交车也比平常拥挤很多。不过这场雨对江宁和浦口的公交车影响并不大。(陈雪瑞 徐媛园)  出租车  乘客打车难 的哥开车更难  本报讯 昨日随处可见的积水和路堵,也让出租车驾驶员头疼不已。与此同时,中北的士公司的叫车也异常火爆,自凌晨开始至下午5点,仅仅17个小时就接到2084笔,其中叫车接近970笔,但由于积水严重,路行不畅,叫车业务成功率仅有20%,远不足平时叫车成功率的一半。  据悉,自18日凌点至下午5点,17个小时拨打中北客服叫车96805的市民比平时多一倍,叫车数量也比平时增加了50%。从早晨七点开始,基本上每个小时都能接到超过50个的叫车业务。但是,受到周一上班高峰和一级暴雨天气双重影响,目前叫车已经临近承接顶峰。接间隙,客服坐席代表细细算了一下,昨天叫车业务成功的还是集中在奥体、江宁和新港区域。  中北的哥刘师傅告诉:“星期一车子本来就不好开,再加上堵车和积水,刚才一笔从迈皋桥到新街口的生意,我足足做了快两个小时,客人急,我更急。城北这边的积水都淹到小腿肚子了,今天的叫车特别多,但是根本没有办法接单子,有生意想做也做不了”。据了解,新庄转盘、曹后村涵洞、迈皋桥华电路、草场门、新模范马路等都是积水的重点路段,积水超过20公分。  汽车站  中央门客运站“门可罗雀”  昨天一场大雨,又让桥北客运站成了“水城”。同时,暴雨也“冲”走了客源,不少旅客因为大雨改变行程,中央门站“门可罗雀”。  桥北客运站  水淹严重无奈搭“桥”  “桥北站已经开始搭桥,大巴车全成‘汽艇’了,一派小桥流水的景致啊。”“在桥北站,孤楼空空,白云悠悠,烟波浩渺的‘江水’滚滚东流,一去无返……”在微博上被@了后,火速赶往桥北站。  “哇塞!”老远就听到一声惊叫,循声望去,原来是一位穿裙子的女学生。“这水都到大腿了,我把裙子撩上去,也进不了站啊!”李同学很着急。在进站口,还是看到了“传说中”的木桥是用一条木板搭起来的。  停车场内的水不是太多,不过一辆辆大巴开出时,都激起了巨大的水花,很像“汽艇”。这也惹得乘客们纷纷拿出来拍照。不过大巴车基本还是准点发出,只有从芜湖方向过来的车辆晚点。桥北站站长田激告诉,“桥北站被淹过几次,基本上是‘逢大雨必淹’,所以在处理水淹上,还是比较有经验的。”不过,一直顶着“水城”的帽子,也是桥北站工作人员的一个“心结”。了解到,9月份,桥北站及周边区域的地下管线将重新改造,改造后的桥北站,有望摘掉“水城”的帽子。  客运南站  长途班线略有晚点  昨天下午2:00多,由于客运南站的站西路(长途班线驶出的必经路线)积水严重,一度导致往马鞍山、高淳、溧水等方向班车晚点。不过,交警立刻派出警力跟上,现场冒雨指挥交通,发班逐渐正常起来。  据介绍,站西路出现大量积水的现象主要是因为周边还有配套工程在建,导致该路段部分排水系统不畅,尤其是下午4点前后的一阵急雨,底盘稍低点的机动车完全无法通过。相关部门表示将尽快对站西路路段采取机械排水措施。  长途东站 中央门站  购票的人“怎么那么少啊”  由于从二桥走的南通、泰州、姜堰等方向的大巴均路过新庄,所以基本是一发班,就被堵在了路上,且一堵就是两三个小时。而由于中央门班车延误,无法到东站配载,昨天,长途东站的旅客也“被迫”在候车室多等了两三个小时。  昨天晚上6点,连线一位堵在新庄的驾驶员,他告诉,车上乘客相当“淡定”,因为就在不远处,一辆公交车快被没顶了。  在售票厅,看到,偌大的售票厅里,大部分都是躲雨的人。“这种情况几十年都没出现过了,没人来买票。这肯定和大雨有关。”车站工作人员说。  陈雪瑞 徐媛园  晚高峰  回个家咋这么难?  南京昨晚高峰没了点  不知深浅的积水、无法看到尽头的排队、随处可见的“趴窝”……这让下班回家的市民举步维艰,他们不禁感叹,下班回个家咋这么难呢?  提前下班还是难逃堵车  市民孙女士在河西龙江附近一家企业上班,天降暴雨后,她就寻思能不能早点走,避开晚高峰,于是4点刚过便提前下班了,一路顺畅通过了定淮门大桥。孙女士家住太平门附近,玄武湖隧道是她的通道,当天也不例外,不过当她驾车进入后就发现失策了:玄武湖隧道里满眼都是汽车的尾灯,遥遥看不到头,孙女士的车子就夹杂在这批“大军”中,等着“重见天日”。孙女士发现,由于玄武湖隧道内积水严重,只有一股车道可以通行,大家只能按顺序排队。无尽的等待,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6点,孙女士的车子才慢慢“步”出隧道。不过这才是“噩梦”的开始,新庄广场因为积水严重,交通几乎瘫痪,孙女士忍不住长叹。  10分钟路走了90分钟  杨先生家住江苏路,工作在鼓楼,他平常开车上下班也就10来分钟。昨天下雨路面积水,杨先生已经做好了堵车的打算。5点半,杨先生从单位出发,不过当他行车到了鼓楼广场时,顿时就蒙了。“这是广场吗?怎么看都是停车场啊!”原来整个鼓楼广场全部被堵住,几个方向的车辆交织在一起,犹如被一根看不见的线捆绑在一起,根本就无法动弹。在等了10分钟发现无法挪动后,无奈的杨先生干脆熄了火。仅仅通过这个广场就花了他30分钟,他晚上7点才赶回家中。  主次干道车辆皆排队  “江苏路和傅佐路交界口,因为下暴雨,四个方向车辆交织。车辆排队已经有半个小时以上了,除了行人和骑车人,其他车辆基本都动不了……”  昨天下午,南京交管部门通过官方微博不停地发出以上类似路况,不过除了路段有所改变外,内容大差不差,几乎都出现了“车辆排队”的字眼。“今天其实可以变变了,改报不堵的路段。”交管部门有关人士无奈地说,因为暴雨,市区大部分路段都出现了积水,他们1200多名警力已全部上路,仅仅是清拖抛锚车就有近200辆。  该人士分析说,很多路段都是因为交叉口车辆的交织引起了大范围的路堵,像中山南路汉中路路口、汉中路王府大街路口、长江路洪武北路路口。尽管他们一直及时向市民发布道路交通信息,可整个城区还是车满为患,直至晚上8点才得到缓解。  郭一鹏  禄口机场航班大面积延误 空中快线4航班取消  本报讯 昨天下午2:00从禄口机场了解到,当时强雷雨,能见度700米,航班无法起飞。到了下午6:00,能见度升到2500米,有航班陆续起飞。了解到,截至昨天20:00,禄口机场出港航班101班延误,取消航班7班,被取消的航班是北京、大连、西安方向。  “由于天气原因,航班大面积延误。请旅客们耐心等待,积极配合机场和航空公司工作。”截至16时禄口机场出港航班已经延误37班,取消2班。不少旅客都在大厅里看着“一片飘红”的大屏幕发愁。“你说,这要是股市该多好。”了解到,截止到昨天下午6:00,从南京飞往西安、北京、邯郸、昆明、深圳、海口、济南、天津、乌鲁木齐、厦门、太原、成都、敦煌、长沙、重庆、广州、兰州、哈尔滨、青岛、台北、香港、仁川等国内、国际54架航班受延误。另外,进入南京空港的27架航班受延误。  另据介绍,昨天的宁京空中快线,共有4个航班被取消,3个航班被延误。“我们尽量帮旅客免费改签到下一个航班中去。”航空公司的负责人告诉。  高铁 暴雨致部分铁道积水 沪宁城铁改到南京南站  暴雨如注、电闪雷鸣,从昨天中午午间开始,南京城内的大雨如瓢泼般足足下了2个多小时才渐止,但紧接着又在4点前后再次降临。由于沪宁城际沿线的红山路、玄武大道积水严重,导致城际线部分被淹,直接让沪宁城际从下午4点开始改道运营。  城铁改道 本来到南京站的,改到南京南站了  “坐在G7148次列车上,突然听到广播上说,改到南京南站终到!”市民钱先生看了看手里的票,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南京站。这是怎么了?  据介绍,昨天下午4点前后,由于红山路、玄武大道大量积水倒灌铁路,导致沪宁城际铁路部分被淹,为确保列车安全运行,铁路部门迅速启动应急预案,按照非正常情况接发列车,对进出南京站的部分列车进行了限速,并对部分南京至上海站的列车改为南京南站始发、终到。具体为:沪宁运行至仙林线路所,改经由仙宁线,运行至南京南站,并由南京南站经京沪高铁线路至上海虹桥。  受此影响,除当日部分沪宁城际不同程度晚点外,还停运了6对沪宁间的城际列车。“停运主要是确保后续列车正点到达,对于停运列车中的旅客,车站实行全额退票,并尽量把旅客们改签到下一班有座的车次。”铁路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停运6对:  南京至上海虹桥G7101、G7157、G7167、G7103次  上海虹桥至南京G7158、G7164、G7104、G7166次  南京至上海G7077、G7085次  上海至南京G7026、G7078次  改南京南终到4列:  G7064次、G7148次、G7068、G7152次  改南京南始发4列:  G7075次、G7155次、G7079次、G7159次  临时增加办客停站2列:  G7021次增加镇江、常州、无锡、昆山南站办理客运业务,供停运车次旅客分流  G7081次增加丹阳站办客,供停运车次旅客分流  现场探访 旅客“机场-南京南-南京站”来回赶  南京南站售票大厅内人头攒动,一问,有市民是从机场“转移”过来,去济南、天津、北京等城市的;有的是从南京站“转移”过来的……对于被延误的市民,铁路部门增设窗口,实行免费退改签。  “G22回京。看来是天气闹的,飞机纷纷延误或取消,傍晚5点半左右南京南站里好多都是飞机延误转坐高铁的人,售票厅那个挤,去北京的高铁二等座全卖完了,我和老公也只能一把了。一等座,真真切切的比机票贵啊。但我敢赌,九点左右到南京禄口机场的人比我们晚到北京。”由于飞机取消,市民陈雪娟“果断”从机场打了个车,和老公直奔南京南站。不过,在购票时,陈雪娟发现,自动售票机一次多还收不到1500元,所以她只能分两次购买。  相较南京南站,昨天从南京站去上海的市民比较郁闷。由于6趟列车取消,不少市民被告知,去南站乘车也可以。于是,昨天的南京地铁异常拥挤,尤其是到了南京南站,几乎是被人潮“挤”出了车门。南站的情况相对好得多,只有少数列车晚点10分钟左右。  “如果原本有座位的旅客选择改签,我们尽量让该旅客仍然有座位。”本着让旅客“尽快走”的原则,所有持晚点列车车票的乘客,只要乘车方向一致,持票就可以选择搭乘同一方向的任何车次,但是不能保证一定有座位。盛兰玲 徐媛园大雨中,百年石榴树轰然倒地。  时间:18日凌晨  地点:贡院西街附近  昨天凌晨的一场大雨,位于南京市秦淮区夫子庙景区贡院西街53号人民游乐场内的一棵树龄达110多年的石榴树,因为经不起雨水长时间浸泡,加上树枝上挂满果实,过于沉重,于夜间轰然倒地。这棵树,还是南京市园林局2009年挂牌的南京二级城市古树名木。但是辗转询问了多个部门,却没有一个部门表示由自己养护。  昨天上午11点钟左右,接到报料赶到事发现场时,倒下来的石榴树依然躺在地上,没有人对其进行任何支撑。石榴树树干粗的部分,直径约有15厘米,树枝上结满了青涩的果实,有些已经微微发红,粗略估计了一下,果实数量至少在100颗以上。在树干中部发现一块铁牌,是南京市园林局2009年2月挂的。该铁牌说明,这棵树是南京市城市古树名木,等级为二级,树龄为110年。  石榴树前一家商店的老板告诉,树应该是在夜里倒的。“昨天晚上我是10点半关门,当时树还好好的,今天早上8点钟,我过来开门营业时,发现树已经倒了。估计是雨水把泥土泡得很松软,树上又结了很多果实,晚上下雨刮风时,把树给刮倒了。”该老板称。  那么,这棵石榴树的日常养护,是归那个部门呢?因为挂牌的是南京市园林局,首先联系了已经更名的南京旅游园林局。办公室一名一直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按照《南京市园林绿化管理规定》第4条的规定,古树名木由市园林主管部门建立档案和设立标志,并责成所在单位或确定专人重点管护,严禁砍伐和破坏。“所以夫子庙这棵石榴树的养护,并不是由旅游园林局负责,应该是由夫子庙管理局负责。”该工作人员称。  随后联系了夫子庙管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沈女士表示,夫子庙内树木的养护,不是由管理局负责,应该是由秦淮区园林局负责。随后查询发现,秦淮区园林局这一单位,早已不存在。无奈之下,又联系了秦淮区城管局,城管局工作人员谭先生表示,树木的养护,不是由他们负责,应该是由秦淮区住建局负责。又联系了秦淮区住建局,工作人员表示,树木的养护,是由区政府直属的秦淮区绿化委员会负责,随后该工作人员给了绿化委员会副主任陈先生的。拨通陈主任的之后,陈主任表示,那棵石榴树归产权单位养护。至于产权单位是谁,陈主任表示,应该是夫子庙人民游乐场。又致电夫子庙管理局,沈女士表示,她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她会将情况反映给领导。周袤 肖雷 文/摄  昨天,玄武湖情侣园附近湖面出现一条黑黄相间的水道,仿佛墨染。环保部门人士表示,不排除与暴雨洗刷有关,正在调查原因。  昨天的一场罕见的持续性暴雨,让“雨污分流”又成了南京的热门话题。面对南京多处地区尤其是闹市区的大面积淹水,不少友开始质疑:花这么大力气搞的雨污分流工程好像没什么用,还有友在微博上情绪激动地指责“就是雨污分流惹的祸”。昨天晚上,南京市住建委主任助理何金雪接受了本报采访,请求友和市民们客观看待这场淹水,不要“冤枉”了雨污分流工程。  一问:雨污分流无助排水?  “如果将南京城淹水的问题,怪罪在雨污分流工程上显然是有些冤枉了,其实质在于没有弄清雨污分流工程实施的目的。”何金雪说,雨污分流工程的实施与提高南京城本身的排水能力其实没有必然联系。“雨污分流,顾名思义是把雨水和污水分开排掉,而不是加大南京城下水管道排水‘功率’。”何金雪告诉,雨污分流工程主要是让南京城内的污水管和雨水管各行其道,其目的是让河道变清,这与加大片区的雨水排水能力并没有多大关系。  二问:分流后还漂污物?  昨天不少友和市民向本报反映,新街口附近积水上漂浮了一大层污物,令人恶心,他们怀疑这是雨污分流没搞好弄出来的。还有些细心的友提出,他们看见洪武路上有雨污分流的施工围挡,“既然工程在进行,为何在新街口附近还有污水混着雨水漫上来呢?”  对此何金雪表示,目前洪武路上的工程尚未结束,而且新街口地区目前的污水排污主管尚没有与分管道连通,也就是说,这个片区的雨水和污水还是属于混合排放的。因此昨天突降的暴雨瞬间已经超过了附近河道的承载范围,这使得排水管道内混排的雨水和污水满溢,也就出现了污水从排水管道倒流的情况。  何金雪补充说,虽然雨污分流不提高防汛排涝能力,但实际上在实施雨污分流后,以前的合流管腾出了一部分空间,其实排水能力是提高了。只要管道是畅通的,泄洪能力应该比往年更强。何金雪举例说,南京市目前只有锁金村区域做完了整个雨污分流工程,因此不管雨水下得多大,这里的污水都肯定不会出现满溢的情况。  三问:金川河怎又冒黑水?  有友在上贴出照片,他发现经过雨污分流整治的内金川河内发现了黑水,他不明白。  何金雪对此解释说,一是控源截污工作尚未实施到位。目前内金川河流域处于污水收集系统顶端的片区雨污分流工程还未大面积展开,遇到降雨情况,污水厂收集干管接纳不下雨污水,特别是遇到大雨时,沿河泵站闸站因为城市防洪需要开闸放水,大量污水随之进入河道,河水成了雨污合流状态,故河水不清,甚至污浊。  二是雨水冲刷路面、管道,大量污物沿着管道入河。城区道路几乎都为软沥青路面,污染物随雨水径流排入合流管道和雨水管道,再加上喘急的水流对管道内沉淀物的冲刷和生活垃圾、淤泥、树叶、树根等排入河道,造成河道污染。  此外,沿河绿地、小区绿地及其他绿化种植所使用的营养土,被大雨冲刷,随地表径流下河的情况也不可忽视。  淹得虽凶,但“4小时排空积水”基本实现  昨晚9点,拨通分管城区防汛的南京市城管局副局长王懿时,他的声音已经明显沙哑,而且他们正在开会,研究昨天的雨情,以及接下来如果再有暴雨时的应对举措。了解到,南京城区防汛指挥部40多名工作人员,以及9组上路督查人员晚上都将全部加班。  南京昨天雨量达到暴雨级别3倍,主城基本全淹  王懿告诉,昨天南京城的雨量太大了,“你想想,昨天1小时的降雨量为94mm,而达到30mm的话,就已经是暴雨级别了”,可见昨天的雨量有多大,而且速度很快,全市普遍降雨。因为这个暴雨强度,昨天全市河湖水位统统上升,泵站也早早就全开了。王懿坦率地向本报表示,昨天主城全部严重积水,内秦淮水位一直在呼呼地上涨,全市河湖水位基本上都超过了警戒水位。“总的来说,除了南边好些,也就是秦淮地区,主城其他地区都淹的”。  淹得厉害,因为河湖水位超过了排水管高度  “河湖水位骤涨,且超过警戒水位,也就超过了排水管的高度。”王懿告诉,这次暴雨很急很快很大,虽然之前内河都已经腾空了水位,“但你想一下,好比这些河湖腾空后成了一个脸盆,可是这次的降雨却是需要一个缸才装得下的”,于是河湖水位就上涨了,可水是往低处流,排水管里的雨水是要排到河里的,河水位比排水管高,带来主城积水。  晚上10点基本排空积水,“雨后4小时”目标达成  王懿表示,昨晚8点半时的消息是,中山路、北京东路、中央路、珠江路、进香河路等积水已基本排空,这样一来,晚10点时主城积水基本可以排空,是可以达到暴雨100mm、雨后4小时排空积水的目标要求的。  同时他也表示,防汛工作是“靠天工程”,就像之前他给用脸盆举例来说的一样,腾空水位等下雨,再辅以人工助排、泵车助排、泵站开足马力等排水方式。昨天晚上他们还将继续召开内部会议,所有泵站继续排水,继续腾空内河的水位,迎接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大雨。

冷藏车改装
广州瓷砖背涂胶
178俱乐部客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