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拆迁谈判员过劳死拆迁户自发送行

2018-11-30 20:50:28

拆迁谈判员过劳死 拆迁户自发送行

12月7日上午10点多,上千人来到燕儿窝殡仪馆为一个人送行。这个人叫徐胜利,生前曾是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的一位拆迁谈判员,他走的时候,才刚50岁。在送别的人群中,有同事、亲友,还有曾跟他打过交道的拆迁户。7日,原九家湾五队居民李文超在天亮前就赶到徐胜利家里,陪着徐师傅的家人一起到了燕儿窝殡仪馆。这也是李文超的母亲王春华对儿子的嘱咐,一定要去送徐师傅一程。王春华、李文超母子与徐胜利结缘,缘于徐胜利“拆了他们的房子”。王春华一家住在九家湾五队。她家的房子已经从平房翻建成小自建楼,楼上自己住,下面还有理发店和库房。在铁路项目建设中,王春华家的自建楼是待征迁的对象。因此,当徐胜利前几次上门时,他们母子并不待见他,“不搭理、不叫进门,或者干脆就不见他。”李文超回忆刚认识徐胜利时的情景。“要拆全家人赖以生存的房子,搁到谁都会抵制。”李文超说。可是,接下来与徐胜利一个多月的接触,让这对母子渐渐改变了想法。那时,李文超常不在家,王春华每晚下班都到零时,不管天气多冷,王春华都能看到徐胜利站在小商店,等着她下班。李文超说,徐胜利说得多的就是为什么要拆迁、拆迁后的好处在那里。徐胜利时不时会拿一些其他拆迁户的生活状况举例,“后来我们慢慢发现,拆迁不光对我们的生活有好处,我们也可以是为城市发展贡献力量的人。”让王春华母子感动的是,在得知他们担心房子拆迁后没地方住后,徐胜利一边忙着帮他们找店铺,一边又忙着带他们找合适的安置过渡房。终,王春华点头签了协议,这是该片区征收签订补偿协议工作全面启动以来的第115份协议。王春华说,是徐胜利促成了他们由抵触到支持的转变。而就在签下这份协议半个月后,12月5日凌晨1时30分左右,徐胜利因病离世。医生说,徐胜利的死,是因为劳累过度引发的大面积脑梗。

“这些对徐师傅来说不是问题。”同事安国龙说,徐师傅并不善言谈,他能够化解困难,一方面是因为他工作态度严谨;另一方面则是真诚,用真心去和拆迁户沟通,了解其所需,然后竭尽所能帮助解决困难。

新疆

二手化工设备
河北玻璃棉卷毡厂家
星力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