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三十难而立

130 阮晓玲的心事

三十难而立 喵子莫 4021 2020-02-20 22:59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qbrtnsvx.net 番茄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因为有阮晓玲的存在,今晚跑步张伟终于不再是那个吊车尾的人了。

   阮晓玲的体力跟郭倩倩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倒是和张伟还没开始跑步时差不多,所以总是跑跑停停休息了很多次。

   这也让张伟终于逮到了嘲讽别人的机会,而不是那个总被别人嘲讽的人了。

   跑完步之后按照以往的情况张伟应该和郭倩倩各回各家,不过今天在跑完步之后,阮晓玲却提议大家找个地方喝点儿东西。

   三人在珠江边找了一家咖啡屋,点好饮料之后就闲聊了起来。

   聊了没多久,张伟就发现阮晓玲谈话的时候总有些心不在焉,貌似有什么心事。

   张伟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甚至还有些害怕和女人聊心事,因为按照他的性格,一旦得知对方有什么事情,他就总是忍不住想要去帮忙。而往往女人的心事最是难办,费事、费力、费钱不说,还不知道要死掉多少脑细胞。

   阮晓玲又是个不差钱的主儿,所以连她都为难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容易办成的事情。

   张伟在心里暗自琢磨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选择了视而不见。但这不是还有郭倩倩也在嘛,这姑娘也发现了阮晓玲的不对劲。

   于是这个傻姑娘就忍不住开口问道:“晓玲姐,您今天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阮晓玲望着咖啡杯用小勺搅动了许久,闻言停了下来微笑道:“我哪有什么心事啊。”

   “晓玲姐,你这杯咖啡搅动了这么久,你有没有发现你根本就没往里加过东西。”郭倩倩指着她咖啡碟上的糖包和奶精说道。

   阮晓玲下意识地顺着郭倩倩指的地方看了一眼,顿觉尴尬,不过却狡辩道:“我喜欢喝清咖不行吗?”

   郭倩倩用手背挡着嘴咯咯笑着,也不接话。

   阮晓玲被笑得莫名其妙,下意识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再看手上什么也没有,于是疑惑不解的问道:“倩倩,你笑什么?”

   郭倩倩忍住笑,一本正经的说道:“晓玲姐,我在你脸上看到了思春的味道。”

   “你耍我,打死你这小妮子。”

   阮晓玲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作弄了,红着脸探身去拍打郭倩倩,郭倩倩忙用手臂格挡,两女就在卡座上闹了起来。

   张伟见状,笑着道:“两位大美女能不能注意下场合,你们没发现好多坏男人都在盯着你们流口水吗?”

   郭倩倩闻言赶忙做好,朝着张伟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阮晓玲不以为意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斜眼瞅着张伟道:“流口水的恐怕是你这个坏男人吧。”

   张伟不满道:“我如果也算是坏男人,那胡哥岂不是坏的流脓……”

   他这话刚出口便见阮晓玲的脸猛地冷了下来,张伟立刻便明白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忙道:“晓玲姐,我是开玩笑的,你可别生气啊。”

   “原来你小子还知道怕我生气啊。”阮晓玲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刚才有些失态了。

   “怎么能不怕呢,您和胡哥关系那么好,枕边小风一吹,我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张伟见阮晓玲没有生气,立刻又开始皮了。

   然而这玩笑话却不知道触动了阮晓玲的哪根神经,就见阮晓玲面露苦笑,端起咖啡轻轻抿了起来。

   女孩子的心思还得女孩子去猜,郭倩倩挪动了一下身子,凑近了阮晓玲:“晓玲姐,你是不是和胡总闹别扭了?”

   阮晓玲没回答,眼睛却变得有些泪盈盈。

   郭倩倩见状,忙示意张伟把纸巾递给她,抽出一张就要帮阮晓玲擦眼泪。

   阮晓玲却自己接过纸巾,别过头擦了一下湿润的眼角,再赚回来时已是恢复了笑容。

   “让你俩见笑了。”

   郭倩倩道:“晓玲姐,是不是胡哥欺负你了,需不需要我和欣姐说说?”

   阮晓玲赶忙摇头:“我俩没什么事,老胡也对我很好。”

   郭倩倩皱眉道:“那你这是……”

   阮晓玲笑着叹了口气,目光却看向了张伟:“张伟,你能不能帮姐个忙?”

   张伟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自己终究还是躲不过去啊,于是很是干脆地说道:“晓玲姐,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好了,能帮的我一定帮。”

   “胖子,谢谢你!”

   阮晓玲道了声谢,然而却许久没有下文。等了许久的张伟,忍不住开口道:“晓玲姐,你需要我帮什么忙,你倒是说啊,你不告诉我怎么能知道啊。”

   阮晓玲轻咬下唇,面露犹豫之色,半晌才小声说道:“你能不能帮我侧面向老胡了解一下,他……他到底还想不想娶我……”

   话一出口阮晓玲已是两颊绯红,不敢抬头看人。

   一直到张伟回到宿舍洗漱完躺在床上了,他还在想着老胡和阮晓玲这事儿,越想越觉得这两人有意思,不由地笑出声来。

   如果说老胡只是和阮晓玲玩玩,两人没有感情,老胡也从来没想过娶人家进门,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阮晓玲在老胡离婚后就跟着老胡了,两人在一起也有六七年了。俗话说男人三十一朵花,女人三十豆腐渣,当初桃李年华的俏丽女孩,如今快到“豆腐渣”的年纪了,这人家能不急吗?

   站在阮晓玲的角度一考虑,张伟也觉得老胡在这事儿上有点儿不上心了,你说你元旦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求过婚了,还送了个“鸽子蛋”闪的人眼晕,结果众人都眼巴巴的等着喝喜酒呢,结果你丫没下文了。

   这让张伟恨不得立刻就打电话问问老胡,你丫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的事儿能不能上上心?都一把年纪了,你丫难道还想像小年轻一样准备耍流氓啊?

   张伟暗下决心,这事儿他一定要帮阮晓玲问个明白。

   “吕总,这位是迪克瑞博的薛总、肖经理。薛总,这是我们友迈广州分公司总经理吕文峰。”

   在迪波瑞克宽敞的会议室里,肖强陪着他的老板接待了同张伟一起来拜访的吕文峰。

   张伟介绍完之后,几人相互握手后入座。双方都很官方的介绍了自己公司的业务情况后,渐渐谈到了广州港项目。

   在肖强主动介绍完广州港项目进度后,悄悄给了张伟一个得意的眼神,这意思明显是在对张伟说,哥们够意思吧。

   张伟暗暗伸了个大拇指,为他点了个赞,扭头却见薛总看着他轻笑,显然是发现了他两人的小动作,张伟赶忙就坐直了身子。

   这时吕文峰估计将肖强介绍的内容,在脑子里又捋了一遍,开口道:“肖经理关于广州港项目的介绍很详细,我非常感谢,这让我对这个项目有了更直观的认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项目,做好了可以说是AC在运输行业里的一个标杆项目。”

   薛总笑着点头道:“是啊,我们公司也很看好这个项目,为此前期已经做了不少的甲方工作,也投入了不少资源进去,所以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目的都是为AC拿下这个标杆项目。”

   说完,薛世杰不经意地看了张伟一眼,在张伟发现后,微微点了点头。

   张伟有些茫然,不明白薛世杰眼神中所包含的意思。

   这时,吕文峰笑着开口道:“薛总说的我很赞同,据我所知目前AC在全球都还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港口成功案例,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准备回去后就将该项目向AC报备掉,这样不只会少掉我们双方的一些后顾之忧,而且报备后厂家才会重视这个项目,我也好向厂家为该项目争取更多的资源。”

   张伟一听吕文峰扯着AC厂家的虎皮开始忽悠,心里不免有些替吕文峰尴尬,人家肖强可是和陶江那是铁杆,哪用得着你去像厂家争取资源。

   “吕总,广州港的项目目前还没立项,我觉得现在向厂家报备还太早了一些。”张伟忍不住找了个借口提醒一下吕文峰,毕竟两人是一个公司的,丢人也是一起丢人。

   吕文峰闻言,转头瞪了张伟一眼,随即转回头笑着对薛世杰道:“这个项目虽然还没立项,但是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提前报备的。我认为厂家越是尽早介入,对项目推动也越有利,同时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利用厂家的资源,从而节约我们双方的投入,毕竟你们迪克瑞博做这个项目肯定也是要赚钱的,这样可以利润最大化……”

   张伟早就听不下去了,捂着额头将头扭向了一边,不敢去看肖强等人。他心里已经将吕文峰狠狠地吐槽了一番。

   这货说的这番话太特么的外行了,首先要不要提前报备这事儿就不是你该谈的事情,那是需要哥们和厂家销售陶江去商量的事情,厂家销售这关不过,你永远都报备不成功,更别提利用厂家资源了。

   再说了,对于像迪克瑞博这样的公司来说,一向是渠道中的甲方,甲方的屁股朝南坐,用得着你吕文峰去替人家操心吗?人家有项目在手,会缺利润?只要人家一开口提要求,厂家巴巴的就会让利出来,友迈的身份不过就是个中间搬箱子的,你丫认不清自己的地位吗?

   张伟明知吕文峰这么说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友迈在中间的价值,但是你不能乱说啊,这只会让人家觉得你不通业务。

   吕文峰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薛世杰却笑着摆手道:“这个项目暂时还没必要报备,我们公司还有一些自己的考虑,到时候可能会有其他的变化。”

   吕文峰都不过脑子,直接就问道:“薛总,这项目还会有什么变化?”

   薛世杰礼貌的笑了笑,没说话。肖强见张伟一脸便秘的表情,好心替他解围道:“这个,有些事情还没确定,暂时还不方便说。”

   吕文峰愣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了。

   张伟借机赶忙转开了话题,装模作样地询问起了广州港项目涉及到的一些甲方业务流程,肖强也很是配合的为张伟解答。

   按照张伟的提前设想,等聊完这些内容,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告辞离开,有什么问题留待以后再谈,初次拜访不过就是为了相互认识一下,留个好印象就好,再为之后见面埋个钩子,下次再相约见面也就有了理由。

   而他故意和肖强聊甲方的业务流程,就是为了埋钩子,不过他当然不是想为下次拜访埋钩子,而是埋给吕文峰的。

   他希望吕文峰能从他俩的谈话中,发现一些感兴趣的问题,这样他吕文峰向公司汇报项目时也算是有的放矢,后期两人交流起来也容易许多,讲问题都框在今天聊的这些内容里,并且张伟也不用在每次汇报这个项目时,先给吕文峰讲上半天的“前情提要”了。

   哪知吕文峰根本就没注意听他俩谈什么,双眼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张伟和肖强卖力演了半天,合着是对牛弹琴了。

   待张伟止住话头,准备提醒吕文峰该结束的时候,这货居然主动和薛总套起了近乎,聊起了兴趣爱好。

   张伟连着给他使了好几次眼色,这货愣是没发现,张伟也只好由着他去了。

   在吕文峰说了一通自己钓鱼、摄影的心得后,薛世杰礼貌的笑了笑,很是随意地说道:“我平时也没什么兴趣爱好,空了就去麓湖打上几杆,吕总如果有兴趣的话,下次咱们一起。”

   薛世杰的这一爱好,张伟早就知道,在和老胡吃饭的那晚两人就聊过高尔夫,并且还相约有机会一起去,当时张伟根据两人的谈话,大致猜到甲方的领导貌似也喜欢打高尔夫。

   而麓湖的高尔夫俱乐部,算是广州排在前面的高消费场所,一个入门普通的会员卡都要好几万。

   所以在薛世杰默默的装了一哔之后,吕文峰当时就蔫了,尴尬地说自己不会打高尔夫,等以后学会了再约薛总切磋一下。

   张伟当时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烫,摊上这样不靠谱的领导,他觉得心好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