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侠凶猛

224章 以血脉为引

大侠凶猛 李九意 2066 2020-02-14 21:54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qbrtnsvx.net 番茄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前辈,我还有一宝愿意奉献。”

   计寒强忍剧痛,手臂一扬,一柄玉扇飞出…

   他看出来了,江炎根本就糊弄不得。

   虽然,把这柄玉扇奉献出去,江炎也不一定会放过他。

   但,能多活一会,对他而言,也是好的。

   啪!

   江炎接过玉扇,仔细观察了下。

   “……这是命运吗?”

   都不打算寻找这柄玉扇了,没想到,自己送上门了。

   那眼前的黑衣人,身份就很清晰了。

   “前辈。”

   计寒望着江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这柄玉扇,本身材料珍贵,而且,其扇柄内部为空,其内,有炼骨境修炼法……”

   嗯?

   江炎双目陡然亮了下,炼骨境修炼法?

   这就可以理解了,方家为何对玉扇这般执着了。

   他低头检查了下扇柄,扇柄精致,浑然一体,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机关。

   “如何打开?”江炎言简意赅。

   “前辈可否放我一条生路?”

   “如何打开?”江炎再问。

   “前辈可否放我一条……”

   咔嚓!

   江炎连弹四指,将计寒四肢震断。

   “唔…”计寒疯狂打滚,已经疼的说不话来。

   饶是身粘冰水,浸在雪中,他依然疼出一身汗。

   “我不愿骗你,所以,你也不用这般试探我……”

   江炎意有所指。

   过了好一会儿,计寒趴在地上,大口喘气,他狠狠望向江炎,眼中怨毒毫不掩饰。

   “我若将此扇秘密说出,阁下可否给个痛快!”

   “可以。”江炎回答,“但你最好不要骗我!”

   当下,计寒快速将玉扇的开关处讲出,机关设计很奇特,继续需要摸索扇柄上刻画的花鸟虫鱼五遍。

   江炎依言照做,打开扇柄,取出一张帛书,他认真看了一遍。

   “另外一半在哪?”

   他轻轻抖了下手中帛书,这只是炼骨境修炼法的另外一半,而且还是下半部分。

   帛书被一分为二,中间切割的痕迹很明显。

   “呼呼,另外一半在……”

   计寒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讲述,四肢已断,江炎也暗示了,不会放过他。

   全身剧痛下,他只求速死。

   实际上,就算江炎不出手,他也无法活,之前江炎以鹰爪功擒获计寒,用力过猛,已经伤到了他脏腑。

   半刻钟后,江炎一指印在计寒眉心。

   他走出门外,施展流星步,连夜将麾下门徒叫来,将余下琐事处理。

   暂时,江炎还想在这里平平淡淡的住一段时间,不想引人注目。

   ……

   江炎为自己温了一杯茶。

   灯光下,陆鹿依旧缩在被窝中,只余一缕青丝外露。

   她吸了迷神散,估计要明早才可以醒来。

   江炎轻轻摆弄着扇子,目中露出几分恍然。

   前几日,他曾在黑市拍卖小会上得到消息,有炼骨境修炼法残卷将要拍卖。

   很凑巧,那残卷,正是这采花盗送过去拍卖的。

   而今日,他又得这修炼法下半部分。

   “此修炼法与我有缘……”

   江炎笑了下,这采花盗心思也算缜密,只送一半修炼法拍卖。

   若他真的将完整的炼骨境修炼法送去,恐怕早就被黑吃黑了。

   江炎再次看了看这柄玉扇,这柄玉扇,是采花盗去拍卖小会收取酬金的信物,需要仔细保留。

   没错,他打算拍下修炼法残卷后,再换个身份,凭借这柄玉扇去领酬金。

   这样的话,买下修炼法残卷,江炎只用出个手续费罢了。

   等将酬金速回,他便将玉扇扔到溧水河中,彻底销毁线索。

   至于方家,慢慢寻找吧。

   修炼法,有缘者居之。

   “呵…”想到这里,江炎摸索了下玉扇,一丝内气习惯性探出……

   嗡…玉扇一震,透出刺目白光。

   “什么情况?”

   江炎目露疑惑,这玉扇还能引内气照明?

   还是这玉扇,有别的秘密?

   他眉头皱起,眼下,最关键的事情就是获取炼骨境修炼法,至于其他的事情,与江炎而言,并不紧要。

   “妈蛋,想搞事?”

   江炎眼睛眯了下,他抬起右掌,精神集中下,一道莲花印记浮现。

   嗡…

   一道细小漩涡在玉扇上空出现。

   嗤!眨眼之间,玉扇彻底消失。

   ……

   安昆街,日月楼。

   夜深,安泽运闭眼沉睡。

   忽然,一道透亮的白光照起。

   唰!

   安泽运睁眼,他抬目扫视,一眼就见到桌上玉扇发出刺目白光。

   “有反应了。”

   他脸上终于闪出一抹喜色,终于可以将自家宝物寻回了。

   啪!

   还不等他起床,玉扇所发白光又突然熄灭,屋内重新归于黑暗。

   “嗯?什么情况?”

   一分钟后,方泽运穿好衣服,点燃蜡烛,脸色阴沉的看着手中玉扇。

   玉扇之上,白光彻底隐去。

   “不可能的,刚刚白光大盛,肯定是有人以内气在探查,难道是有人以特殊办法切断了玉扇之间的感应?”

   “不管了,先以血脉召唤一次试试……”

   “玉扇的感应可以暂时切断,但血脉召唤之力可不是那么容易阻隔的……”

   这样想着,他几步下楼。

   五分钟后,他提着方木走上顶楼。

   噗通!方泽运随手将方木扔在地板上。

   “大伯,大晚上你搞什么?”

   方木有些生气,但面对方泽运,他只敢小声抱怨。

   方泽运笑了下,没有说话。

   唰!他伸手双指,探进方木口中,内气震荡,将方木舌头炸碎。

   随后,他取出短刀,直接将方木四肢切断。

   随后,一刀穿透方木锁骨,将他钉在地板上。

   “唔唔唔…”

   浓郁的血腥气扩散,方木脸上,脖子上青筋剧烈跳动,脸色狰狞扭曲。

   “哦,忘了。”

   方泽运取出一颗丹丸,塞入方木口中,“你还不能昏过去。”

   “唔唔唔…”

   “好了,我知道的,你愿意为家族奉献。”

   方泽运附身,拍了拍方木的脸,温和说道。

   他取出两张紫色符,贴在玉符之上,另外一张贴在方木胸口。

   噗!他将扇柄竖起,插入方木肉中。

   方木身子剧烈颤抖,他双目外翻,已经快疼晕过去。

   “以血脉之力为引……”

   方泽运十指翻飞,捏出数个复杂印记,他低喝一声,“降临!”

   哗啦!哗啦!

   隐隐间,有丝丝缕缕的水流声响起,玉扇之上,一抹红光冒出,同时,方木整个身体肉眼可见干瘪起来。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