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从道果开始

第八十一章 鬼雀!【感谢‘除夕宝宝’50000打赏】

从道果开始 妖僧花无缺 3457 2020-02-16 22:2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qbrtnsvx.net 番茄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慕化县城。

   数月前,慕化县城被金阳派夺取,但慕化县东面半壁都还在武胜门手上。

   于是乎。

   武盟成立后,就以县衙为分界,二派分据东西,县衙无主,就作为武盟临时总部。而正式的总部则在慕化县城北面,位于建陵、理定、慕化、阳朔四县交界。建造还须时间,暂时就拿慕化县衙凑合用。

   这一日。

   穆俊雄、王泉、薛忠三位盟主聚在一处,在场的还有一位身着长衫,神色冷酷的中年,正是今天才刚刚任命的武盟第一位客卿——

   ‘杨修’。

   按理来说,武盟以盟主为尊,客卿地位仅仅与长老、护法相当。

   但眼下。

   在这后衙中,穆俊雄、王泉、薛忠坐在‘杨修’跟前,却都带着几分恭敬。

   不为其他。

   只因这‘杨修’是陈季川。

   陈季川在大梁世界见识无数人物,‘换形法’大成,能随意变化,不但外形看不出破绽,就连内在气质都拿捏的万分精准、恰在好处。

   他化名换形为‘杨修’,弄了个‘白玉京梁楼地煞序列第六十九’的身份,威逼利诱,将穆俊雄三人收服。

   五个月的时间。

   更是明里暗里,将武胜门等三派高手、高层近乎赶尽杀绝。

   手段之诡异。

   心性之酷烈。

   实在令人心惧胆颤。

   三人见着他,当然小心恭敬。更别说,这‘杨修’背后还站着‘白玉京’,里头‘五城十二楼’,藏着不知多少高手,愈发令人畏惧。

   只是三人不知道的是,白玉京中目前已经出场的天罡序列、地煞序列,皆是陈季川一人扮演。

   ……

   “三派联合,贵在神速,目前始安郡外头应该还来不及反应。但也不能大意,‘三山军’应当尽快组建完成。三派士卒之间,素有恩怨,这次可以在民间多招收些兵员,用以润滑跟缓冲,免得自己人先乱起来。”

   自武盟成立之日起,陈季川就牢牢把控着武盟的走向,每一个重大决议也都是由他提出、由他拍板。

   三山、六部。

   后者效仿大楚六部,又有区分,分为‘武、吏、户、兵、刑、工’。其中吏部、户部等五部不需要多说,而‘武部’则是因地制宜,专为整合、制约、培养始安郡中所有武人而设立。

   侠以武犯禁。

   武人要是没了约束,就别说什么治安了,制定出法律也要被践踏。

   所以。

   必须在一开始,就将武人的力量约束在笼子里。

   武盟的各项法律法规,对武人也有许多要求,权力、利益超出普通,付出也要超出普通百姓,并且不允许违法乱纪。

   细则无数的武盟法律,是陈季川在大梁世界请来熟悉各代法律条文的法家学士制定,花费了十多年时间。

   可谓详尽。

   也充分考虑到始安郡的人文、风俗等等方方面面,不求完美,但求无不合时宜。

   甚至,制定好的武盟法律,还特意分出三个版本,从粗略到详尽,给始安郡百姓、武人有足够的时间去认知法律、遵守法律。

   六部之外。

   又组建‘三山军’,代替原本的‘武胜军’等三派常规部队,力求将三派兵力真正的整合到武盟当中。

   其中困难当然不少。

   但居安思危的意识还是要有的,武盟火速成立,确实让许多人措手不及。

   但是为了促成武盟,确保武盟为己所用,陈季川暗中下手,又害死了多少三派高手?

   论及顶尖高手,不算上陈季川的话,如今的武盟甚至连五个月前三派之一的武胜门都比不过。

   陈季川划分六部,制定法律,组建三山军,说到底其实并非想要对外进攻,只不过是想要快速充实武盟的实力。

   从而更好的占据黑狱、水府,得到稳定且充分的源力来源。

   “目前黑狱中,一天大约可以开采出两块灵石。照大人说的,所有灵石暂停向下层发放。”

   “漓水水府中,大约每旬能开采蚌珠五十颗。以往半数都用来研磨成粉,种植粮食,用以供应漓水帮跟三县百姓所需。一旦断了,怕是会出乱子。”

   穆俊雄、王泉一面汇报,一面从身上取下布袋。

   陈季川接过一看。

   就见穆俊雄的布袋中,装着二十三块灵石。王泉的布袋中,装着六十多颗蚌珠。

   都是一旬的产量。

   “太少了。”

   “往后,水府蚌珠全都呈上来,不要再去种粮食。粮食不够,就多雇些庄稼汉,让他们去‘桃源’中精耕细作,让户部跟工部召集人手,做好水利以及农业常识方面的工作,务必要将桃源粮食产量提升上来。”

   “此外,黑狱、水府的管控太松散,我敢说,两地大半的灵石、蚌珠,都被那群蛀虫给私吞了。这种问题一定要严查,一定要杜绝!”

   今时不同往日。

   以前跟漓水帮、武胜门是敌对状态,陈季川暗中使手段,让盛大阳、方栋等人,想方设法从黑狱、水府中盗取灵石、蚌珠。

   如今武盟成立。

   黑狱是他的。

   水府也是他的。

   再用不着去偷去顺,但灵石、蚌珠的产量却没有明显上涨,这其中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陈季川还能清楚?

   无非是不正之风已然成势,一个个利益集团已经形成。

   刹不住了。

   这其中或多或少,跟陈季川之前授意的引导脱不开关系。

   但他不管。

   以前如何他全不认,现在来挖他的墙角,坑他的灵石,就是不行!

   必须严查、严惩。

   “穆某待会儿回去就亲自彻查。”

   穆俊雄一尘不染,芬香四溢,冲陈季川保证道。

   王泉四五十岁,也冲陈季川点头:“大人放心,王某也一定将那些胆大妄为的蛀虫全都揪出来。”

   “嗯。”

   陈季川见二人承诺,这才怒气稍散,又看向穆俊雄:“黑狱极大,方圆千里,里面兴许不止一座灵石矿山。你要挑些高手,好好排查——”

   说着话。

   陈季川忽的觉得有些怪异,总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刚才一心想着有人偷他的灵石、蚌珠还没怎么留意,现在说起别的事,被窥视感顿时就清晰起来。

   他四顾看去。

   此处仅有他们四人,门窗倒是没有关上,但也没其他人在。

   “奇怪。”

   “哪来的这种感觉?”

   陈季川道法出窍,功成化劲,先天造化,感知力远比八品、九品宗师都要敏锐,绝不会有错。

   他不动神色,暗中找寻。

   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后衙院中,站在梅花树上的画眉鸟身上。

   “是你?!”

   陈季川眉毛倒竖,两指轻轻一搓,就从座椅扶手上掰下一块木头。化劲迸发,猛地掷出——

   哗啦!

   画眉鸟受惊,一振翅,居然闪避过去。双翅一振,就要远走高飞。

   “想飞?”

   陈季川冷哼一声,猛地起身,身上化劲宗师的气血爆发开来,直让穆俊雄三人惊的寒毛乍起。

   “好强!”

   “不可敌!”

   三人心头同时升起一念。

   再去看地上,坚硬地砖被陈季川踩出几个脚印,两步踏出就到了院中。

   脚下运劲,一连踢出七八块石子,破空而去,直将画眉鸟上下四方全都封锁。

   “啾~”

   “啾~”

   画眉鸟发出急促的叫声,双翅急速震动,想要逃离,可惜哪有破空的石子快,双翅张开,就被一枚石子击中。

   径直落下。

   陈季川纵身上房,飞檐走壁,一把将这画眉鸟抄在手上,拿‘洞悉’去看它——

   姓名:无(鬼雀)

   年龄:6

   等级:6

   天赋:侦查(6),鬼面(6)

   ……

   灵兽:鬼雀

   品阶:0

   说明:鬼雀形似画眉鸟,能变化鬼面吓人,可口吐黑云,显化一定时间内看到的景象、听到的声音,一般为不入流的修士豢养,用以侦查情报、探查路径。

   ……

   “鬼雀。”

   “侦查。”

   陈季川抓着画眉鸟,就见这‘鬼雀’翅膀被石子砸的扭曲,痛的鬼雀呀呀乱叫。时不时还将面孔变化,变成狰狞恶鬼模样,冲着陈季川作咆哮状、噬人状,想要吓退陈季川。

   却只不过是空架子,吓唬胆小的还行,陈季川连真的恶鬼都玩过,哪里会怕它。

   直接忽视。

   “胆敢偷窥我?”

   “就叫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陈季川抓着‘鬼雀’,也不回县衙,在城中窜行,很快就消失无踪。

   ……

   海棠山,隐秘处。

   陈季川登上法坛,将‘鬼雀’放在正中。鬼雀挣扎,还想逃脱。陈季川踏罡步斗,伸手在鬼雀周边画下一圈,口中咒道:“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你来我不来,若有人来不清楚,这个圈圈比你大,倘有生人来到此,反手进圈不言话,叫你不动就不动,泰山压顶永无踪,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云上仙师急急如律令。”

   圈成金光闪。

   鬼雀顿时就被压制,不能动弹。此为‘定根法’,又名‘定身术’,一旦定住,肉身难动,身在圈中,外人也难加害。

   神话中。

   孙悟空保唐僧,就曾施展此术,嘱咐长老待在圈中,只要不出去,强似那铜墙铁壁,凭他甚么虎豹狼虫,妖魔鬼怪,俱莫敢近。

   唐僧不听,就被妖怪捉走了。

   陈季川这‘定根法’与孙大圣那‘安身法’,就有异曲同工之妙。

   将‘鬼雀’定住,外邪不侵。

   陈季川不停,继续施法念咒:“奉请狐狸祖师来解退,一请天解师,二请地解师来解退,来人七魄与三魂,一切山精和水怪,巫师邪妖不敢来,若有青面白人来使法,反手押在海底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青丘祖师敕令神兵火急如律令。”

   ‘解退咒法’落下。

   法坛之上光芒乱放,似有激战,定根法圈金光闪耀抵御外邪,解退咒法解退一切法咒。

   ‘鬼雀’在当中,即使翅膀被石子砸的扭曲,也能看出它忽的轻快许多,好似脱去一层束缚。

   “呜~”

   “呜~”

   ‘鬼雀’在圈里扑腾着,张开双翅并叫着,也不知道啥个意思。

   不过陈季川曾经研究过,画眉鸟‘呜呜’叫唤并张开翅膀的时候,那是它在表示‘我爱你’、‘见到你真高兴’的意思。见到母鸟也会有同样的动作。

   但对于‘鬼雀’,陈季川就不清楚了,权且当作是在谢他。

   这边一人一鸟干瞪眼。

   远在青空山。

   “嗯?”

   涂山计眉头拧起,猛地抬头,看向西面:“‘驭兽诀’被破了?!”

   ……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