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严版权令之后阿里音乐该怎么走

2019年03月13日 栏目:生活

10月31日,国家版权局“严版权令”过渡期满,热衷版权官司的互联音乐圈,在政策推动下悄然发生着新变。一方面,在大限前后,各大音乐平台开

10月31日,国家版权局“严版权令”过渡期满,热衷版权官司的互联音乐圈,在政策推动下悄然发生着新变。

一方面,在大限前后,各大音乐平台开始了授权谈判,如易云音乐赶在大限期满前与音乐签订了150万首音乐的版权转授协议;另一方面,互联音乐平台也经历了年内第二波未经授权音乐的下架大潮。随各家声明“下架了x万首音乐”而来的,是再度爆发的舆论战。11月6日,搜狐科技发布自媒体文章称阿里音乐“商业模式成空中楼阁”,11月9日,腾讯娱乐指称虾米音乐“下架后再上架”,即便是盘点音乐下线数量的中,对阿里音乐的态度也没友好到哪里去……成立不到一年的阿里音乐成为这次口水战的焦点。

这令人们又将目光转向7月刚加盟音乐就遇到版权局 “严版权令”的高晓松和宋柯,他们为何选择加盟?在这场互联音乐版权整治过程中又做了什么?他们对版权大战怎么看?中国互联音乐到底要怎么走?

北京大望路以南的国家广告产业园区是阿里北京分部,11月9日,这里也在紧张筹备“双十一”,门口还停着未必送货的京东送货车,雾霾中戏剧性对峙是中国商战的一出默剧。只占北京分部其中一层的阿里音乐,集合了原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和恒大音乐三部人马,可容十人左右的会议室旁边就是宋柯与高晓松合用的办公室,屋内摆设也是会议室+茶室的混合版,高晓松正在参加“双十一”晚会排练,于是旧式实木长几对面坐着点烟而坐的只有狮子座的阿里音乐CEO宋柯。他与虎嗅君一起聊了聊阿里音乐、版权大战和中国互联音乐的未来。

备受音乐圈与媒体尊敬的宋柯,被冠以“内地唱片工业的操盘手”的美称,他也是唱工委(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理事长,我们当天的话题也是音乐版权,但又不限于此,聊天从他们加入阿里音乐开始。

严版权令之后阿里音乐该怎么走

谈职业生涯:阿里音乐是一站?

从崛而未起,到盗版泛滥,到下载风行,再到今天的版权大战,见证了中国音乐市场尤其唱片业的全部遭遇的宋柯甚至一度投身餐饮业卖起了烤鸭,在转回音乐圈之后,与高晓松一起从同样财大气粗的恒大音乐转向阿里音乐之际,高晓松曾在微博上表示“阿里音乐”将会是二人作为“音乐职业经理人”的一站。

至于原因,除了年龄问题,宋柯认为他们在音乐圈上游遇到的痛点没有得到解决,加入阿里音乐 “是一个难得的转变。”他说,“比以前留在上游的时候更有机会。”据说马云称“5年内盈利不是目标”的豪言也令宋、高二人赞其情怀。

虎嗅:晓松老师在微博上谈过,加入阿里音乐是二位作为音乐职业经理人一站。这是出于什么考虑,会有这种表态?

宋柯:个原因是岁数,我今年都50岁了,晓松也比我小4岁而已。大家都有岁数考虑。

第二个原因当然岁数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还是我们之前在上游内容方,到中游做平台,甚至要直接接触到下游的时候,对我们俩也是重要人生的改变。从一个很细的,精雕细琢的去研究一张唱片、一个艺人、一首歌,到往下游,视野思路都会更广阔一些。这对我们俩带来的是难得的转变,而这个转变是特别好的,我们觉得既新鲜又有趣。这是我们俩重视的,可能对行业(我们不敢说改革,也不敢说改变,就说改良)一些改良性的东西,比以前留在上游的时候,更有机会。

更多的涉及到你对行业的各个产业链或者产业链环节都要进行一些考虑,原来前20年的这些积累,积累的有效经验和困扰你多年的痛点,都浮现出来了。当然现在有机会去改变这些痛点,解决这些困扰。这是让我们两个很兴奋的事情。

第三个原因,虽然我们入职是7月份,但是之前我们已经跟阿里各方各面,从大的核心管理层,到下面直接对接的各个部门的人(接触过),我们两个都有一个统一的感觉,阿里是一个有价值观、情怀,又有执行力的一个公司。这样的公司谁都会求之不得,挺好。跟马总(马云)我们三个聊音乐产业的时候,大家聊得很开心。老马也很希望两位是职业的一站,在这里退休,我觉得也挺好。所以基本上我个人认为差不多是一站。

谈版权:不少人想在版权上浑水摸鱼,以后不可能再出现了

中国流媒体音乐版权大战的根源,一方面是巨头提前囤积,防患未然,另一方面,版权众寡悬殊,势必造就市场需求,这就是“版权转授”。因而事实上,处于版权大战初期的中国音频市场,仍然在走三年前互联视频的老路子。

“我们两三年前就开始买版权了,我敢保证无论版权数量还是付出的价格,我们都名列前茅。这是正版化的必要过程,是的正版化的渠道。”宋柯表示,“买了你才能用,没买就该下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他看来,版权是消除目前国内市场“混沌状态”的办法,虽然不是完美状态,但至少是个良性模式。

关于版权转授谈判,宋柯表示,阿里音乐跟各家音乐平台都有谈判——不过有媒体称阿里音乐与音乐的谈判破裂了。毕竟是业内前两名,行业人士猜测,可能还是因为价格没有谈拢,而这个信息似乎也在对谈中有所印证。宋柯对版权转授表现强硬:“如果你想以超出市场的版权价绑架我,我绝不接受。”

宋柯特别强调先前媒体报道阿里为正版化付出10亿元是误读,超过10亿元应是整个业界的数字。但对“阿里音乐在未来会为正版投入多少钱”的问题,他予以回避并认为这不是重点,音乐产业模式的更迭才更重要。买版权的模式能持续多久,他坦承:“我个人也是疑问。”

虎嗅:好像音乐在走视频的老路子,像前一段易云音乐买了音乐曲库,未来阿里音乐会不会也像同行一样买版权?

宋柯:我们在两三年前已经开始买版权,我们在版权正版化这方面付出的精力和财力不少。阿里音乐在这里面一直是重要的推进者,不是阻碍者。

首先这是正版化的必要过程,即使视频干过这个事,可能音乐也要这么干。实话讲,有些人买得比较晚而已,现在刚刚开始。因为这是一个正版化的渠道,就是你买了才能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买就应该下线,这次终于体现到这一点。不管是还是非,这个过程我们肯定在介入,而且我敢保证无论从版权数量和付出的价格,阿里音乐应该都是名列前茅的。

我一直在讲,这个行业很多人想浑水摸鱼,不想花钱,老想办事,这种状态以后不可能在出现了。这是一个非常必要的过程,因为在国外,压根就没有之前的混沌状态(所谓的混沌状态,就是我才不管你的版权,反正我有就上,让我下线,起诉了再下,下完了投入再上),反正就让你陷入到一个无穷反复的过程,你对版权完全就是失望。这个过程不能再有了,以后无论是视频、音频,都应该花钱得到了授权才能上,这是改变这个行业的步,当然不是天下大同的完美状态,但至少这是一个良好的模式。

虎嗅:之前一些媒体报道说,阿里音乐跟谈过版权转授,为什么后来又不谈了?

宋柯:我们跟每家都谈过,我们非常早跟各家谈分享版权、转授权的事情,但是没谈下来,也是因为市场的原因。市场体系有一个市场供应价格,如果你分享给我的版权,想绑架我,给我一个超过市场供应价格的数字,我肯定不会接受。因为我并不怕任何人,我们自己也有版权壁垒。别人急于去谈转授权,是因为不谈以后就没有可播的东西了。阿里不是,我们有可播的东西,我们拥有半壁江山,才敢以开放的心态跟大家谈判。

虎嗅:您觉得授权模式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

宋柯:取决于各家跟各家授权的期限,跟每家版权放的谈判,拿到合约可能有一年,也可能有三年的,大概都是这样的。

虎嗅:您也说之前确实有媒体说,阿里音乐为音乐正版化花了10亿,实际情况应该是什么样的?

宋柯:不到10亿。这几年整个行业买了多少版权,花了多少钱,其实我知道比较具体的数字,一定是超过10亿的,20亿也差不多,阿里在这里面应该是花第二多的。

虎嗅:这个是业界历史数据 ,未来有没有一个可能透露的数据,表明阿里对正版化的决心,或者对未来阿里音乐的投入,未必是正版,也包括新的产品、新的规划投入?

宋柯:我关心的是初聊到的话题用户痛点,我希望完美的互联音乐商业模式,应该是类似于院线化。版权各个平台都有,大家拼得只是这个平台的硬件,顶多就是产品。否则现在这个体系,大家只是花大钱买了版权,数据也不清晰,分配也不知道怎么分配,用户还在免费得听,还在享受。这个模式能延续多久,我个人也是疑问。

拿什么拯救中国互联音乐产业?

唱片业、互联势力的交织,令中国音乐产业处于一片乱象中,至今难见曙光;收费与免费模式还在争吵不休,音乐产业如何像影视产业那样与互联实现无缝对接?如何建立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或许我们需要理解音乐产业真正的症结在哪里,这里是宋柯从业20年来对音乐产业痛点的总结。

传统唱片公司很弱势。互联化已是音乐产业发展的大势所趋,但传统唱片公司一直没有资格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尽管目前各大互联音乐平台都在大手笔采买版权,但这种“坐等收钱”的现状并不表明他们就此变得强势,“传统唱片公司一直很弱势。”宋柯告诉虎嗅,“他们不光是想要钱,他们想要的东西很多。”

而目前的版权采购模式对唱片公司来说并非好事,因为价格评判体系不是音乐的真正价值而是平台方的曲库规模。“曲库规模它只代表过去,不代表未来。”他反问道,“未来你写的一首歌被点击了1亿次,这1亿次应该是多少钱?”

音乐产业初级且粗放的模式未改。“我们产业上游这一行基本上是人脉的起决定性作用(包括你去找一首歌、找一个制作人、找一个演出商 )。”宋柯解释到,“基本上只能通过人和人之间口碑的传播去决定这个产业很多从小到大的事情。这个效率极低,透明度很差,成本极高。”

中国目前并不存在像Billboard一样的透明实时的销售榜,因而也没有更详细权威的数据来供唱片公司做营销参考,以便决定应该去哪里做推广,或将重点倾斜到哪里。也正因为如此,宋柯吐槽道:“在10年前,我们只能靠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到每个店站一下午,每一个上来买唱片的人都问‘你买的是哪张唱片?’一看是我们的,就做一个统计。我们是靠这种笨的办法获得数据。”

音乐选秀综艺节目对音乐产业并没有实际作用。音乐选秀类综艺节目从《超级女声》开始就在中国电视节目收视市场成为常胜将军,《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不仅曾引发搜狐视频与腾讯视频的天价争夺,还将百度音乐、酷我、虾米与天天动听都卷入版权纠纷中。

音乐选秀综艺节目影响力虽大,但在《直通春晚》《完美声音》以及滚石《原创歌手大赛》等节目中担任评委的宋柯却表示,这是这些节目都是电视产业范畴,音乐只是辅助的角色。“真正要让音乐工业从里面受益,应该还是我们工业自己去想办法,电视我们基本上也靠不上。”他说,“很多影视圈、影视歌曲,也算跟我们跨界可以搭上勾,但都不能促进。所以每年从电影到电视,给我们贡献的就是3首红的电影主题曲或者电视剧主题曲。或者10首翻唱的老歌,10个、5个老艺人重新的崛起,5个新艺人不错的上升,仅此而已。”

音乐付费不是目的。尽管Apple Music相关负责人表示“免费音乐是谎言”,但在国内免费音乐依然受到普遍欢迎。“行业对付费肯定是有期待的。免费有免费的体验,付费有付费的体验。”宋柯表示,“付费不是目的,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上下游的良性循环。”

按目前中国文化产业和资本的发展速度,我们有理由对互联音乐怀有美好期待。但这些期待应当建立在值得期待的良好商业模式上来,正版化是步但绝不是一步。被盗版、免费和版权倾轧所挤压的中国音乐产业应该怎么走?

“天下大同”的模式是存在的。宋柯认为,不必关心大家花了多少钱买版权,关键是版权能够在未来完整良性的市场中能够产生出多少价格。“天下大同的办法是全平台、全局,但产品、服务是不同的,有的音质不一样,给用户的服务不一样,当然给用户的价格也不一样。”

如果这种模式可以成立,宋柯估计,那么未来几年仅仅播放器市场,就可以自发产生出50亿到100亿的市场。版权方拿走一半,平台放拿走一半,良性运转的商业体系也可因此确立。

阿里音乐的关键时刻

阿里在收购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之后,就保持着两个播放器并存的局面,直到成立阿里音乐之后也没有改变。但实际上变化已经在酝酿中。“我们不可能有两个播放器,应该有一个平台会做另外的事情。”这是宋柯对虎嗅的表态,“一定要分工,但目前这个是机密。”

所以,阿里音乐将有什么调整?虎嗅从对谈中总结出如下消息:

虾米音乐人计划将做“技术性调整”。宋柯曾对外发声表示,“阿里音乐不会和上游产业竞争,去签艺人,做艺人经纪。”在与虎嗅的对谈中,他再次重申了这个立场,他解释说,“(如果我们)这样做,实际上是我们作为一个平台放扰乱线下的市场秩序,这个我们是不会做的。所以保持这样的良好心态,我们才会跟所有的合作方有更好的沟通。”

事实上,虾米音乐人包括寻光计划,在某种程度上做的正是一些挖掘和经纪事宜。阿里音乐新的发展策略势必令宋柯觉得“很牛逼”的虾米音乐人计划作出调整。

宋柯称:“会做方向性调整,虾米音乐人还会在,寻光计划还会在。” 未来的导向,应该是阿里音乐介绍给唱片公司,由唱片公司真正来主发或者企划,或者音乐人自己做好了,阿里音乐想办法把销售给唱片公司,或者把经济约销售给经纪公司。但他表示支持音乐人的目标是“是不会变的”。

新的产品已经完成60%,但具体保密。谈及阿里音乐的努力方向时,宋柯表示:“这个行业所有环节里面的人、事情,能不能做一个梳理,我觉得这个是阿里音乐。这就是我提到的痛点,目前碰到的机遇。”

这些话的指向依然非常模糊,但可从中推断出,除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阿里音乐有意再开发一个有着“理想模式”的产品。对于关于这款新的产品(甚或平台),宋柯称阿里方面有非常清晰的想法,已经研发好60%,并称新产品不是C2C(Copy to China),“在国外、全世界,包括成熟的音乐市场都没有先例,完全是自主研发。”他称,“不管是Apple Music、Spotify的方式,各种方式对我来讲都没有参考价值。”

对“2016年将是音乐与阿里音乐对峙”的预言,宋柯并不回避,他说,“阿里和腾讯阵营中间,你肯定要有一个。双app又是免费,有什么不好。”

眼下这图景对刚成立不及一年的阿里音乐来说已算不错,在未来,阿里音乐会不会也像阿里影业一样独立发展?这取决于2016年的成绩。音乐与阿里音乐之间的剑拔弩张不仅体现在口头上明讽对方“不懂互联”,也体现在真刀实枪的版权谈判中,“双app”只是两家暂时妥协的结果,未来一年谁都想干掉对方,问题是,拿什么秘密武器?而阿里音乐自身还将面临既有产品转型,新产品研发推广和整个团队的调整。

有心改变中国互联音乐的阿里音乐,从内到外正经历着关键的时刻。

本文头图由视觉中国提供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