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庶女也高傲

第188章 非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糟糕

庶女也高傲 龙新儿 4177 2019-11-13 05:55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qbrtnsvx.net 番茄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怎么,对慎王动情了要不我向慎王说说,把你留在夏国如何?”

   箫卓语气越来越冷,笑宛若毒针,异常刺骨。

   下颌上的剧痛不断加大,红月颤抖着否认,“皇上,臣妾没有对慎王动情,我只是觉得这慎王爷不简单,将来可能会成为皇上的阻碍。”

   “皇上,难道你还不相信,红月对你的感情吗,为了你,就算是死,红月也毫无怨言。”

   “哦,你这么喜欢我,宁愿为了我去死。”

   箫卓突然凑近红月,舌尖在她的脖颈上舔弄着,窒息的感觉从喉咙散开,红月越是害怕,箫卓就越是兴奋。感受着身下人的颤抖,箫卓箫卓眼底的笑意抖然消失,宛如魔鬼,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刀,锋利的刀口一寸一寸在红月脸上游移着。

   “就算这幅皮相在怎么像,你和她还是差远了,知道吗,我的玥儿可不会像你这般在别人的刀下颤抖。”

   “皇上……月儿不怕,月儿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明明怕得要死,却拼命想要成为他的玥儿,也罢看在她一份痴心上倒是可以多留她几天。

   看段逸骁的脸色,管家不敢有所耽搁,匆匆忙忙就跑了,楚怀墨听到外面的动静,刚好从客厅走出来,看到这情况,他担忧的问道,“姐夫,我姐姐怎么了,莫不是……”莫不是皇上不由分说对姐姐动了刑。

   楚怀墨跟了上来,看着床上的楚锦玥,无奈的叹了口气,“姐姐早上从密室出来,知道你进宫了,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赶了过去。”

   段逸骁又是心疼又是高兴的,他高兴的是楚锦玥担心她,所以出现在皇宫,可同时他也很生气为什么她总是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非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糟糕才好。

   在急切的等待了半刻钟,周院判赶了过来,在听说楚锦玥晕倒了,周款冬特别担心,也随着过来刻,,一进屋目光就和楚怀墨对上,周款冬愣了愣,想要开口询问楚锦玥怎么样了,可是没想到楚怀墨不待她打招呼就移开了目光。

   周款冬失落难过的叹了口气,不过这个时候倒是马上收拾了心情,关心起了床上的楚锦玥。

   周院判刚踏进门,就被段逸骁拽着到了床前,跌跌撞撞的就差点没摔倒。

   “给本王检查王妃到底如何?”

   “王爷,您别急,等老臣仔细看看。”看着慎王爷这般慌乱,这让周院判都有些无奈了,这王爷只要遇上和王妃有关的事就乱了。

   别急,他怎能不急,小玥儿身体从来都没有这般虚弱过,一想到刚才在大殿上小玥儿那般难受的呕吐,段逸骁生怕她身体出了什么大问题来。

   不过……这么一想,段逸骁突然就愣了愣,心里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种可能,此刻心突突的跳着,期待慌乱的看着楚锦玥的肚子。

   莫不是……

   段逸骁的想法还没有待定,周院判检查完的结果就打碎了他的期望。

   “王爷,王妃只是身体虚弱,所以晕倒了,这几日只需好好补一补就好了。”

   周院判说完,却不见段逸骁有了反应,几人均是略带不解的看向段逸骁,这才发现他眉头紧锁,眼里透着几分失望。

   怎么好好的刚才因为楚锦玥的身体反应得不行,现在又这般……

   几人自是不知,段逸骁本以为楚锦玥有怀孕的可能,可是现在还没待他高兴,又被否定,他怎能不失望,不过好在他的小玥儿没事。

   段逸骁压下了失落,对几人下了逐客令,周院判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人一走,段逸骁看着床上了无生气的楚锦玥,想到她在密室之中滴水不进,如今出来又因为他顾不上吃一口饭匆匆赶到了皇宫,他便心疼不已,恨不得自己能代她来受这份罪。

   在管家的护送下,周款冬随着父亲又出了慎王府,周院判见女儿一脸伤感的频频回头看着慎王府,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女儿的事他一向都不多过问的,可是女儿这样失神都有几天了,整日在家中发呆,她这个样子,周院判还真怕她闷出什么病来。

   “冬儿,你和怀墨是怎么了?你们……吵架了?”

   周款冬摇了摇头,想起除了进门时楚怀墨看了她一眼外,就不曾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她不由得眼眶都红了,“爹,怀墨他定是不喜欢女儿了。”

   “冬儿,你怎么知道怀墨不喜欢你的,他亲口于你说了?”周院判淡笑着,显然没有因为今天早上被皇上降职的事影响心情。

   对于周院判这样的人来说,这也是一个好的结果,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在朝廷多做一日第一院判,他周家一家的性命也是悬着,所以这也是周院判希望的。

   “爹,你说我该怎么办,女儿我是真的喜欢怀墨。”周款冬毕竟是女儿家,让她在父亲面前说喜欢别的男人,也是害羞的红了脸。

   “冬儿,你若是想和怀墨在一起,就回去问清楚,别让误会深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你回去吧,找怀墨好好说说,爹走了。”周院判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提着医药箱离开了。

   而周款冬站在慎王府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很想进去和怀墨说清楚,可是就又怕他说出狠心话来。

   就那么一个人在外面僵持了好一会儿,就连门外的侍卫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来询问周款冬,“周小姐,您是来找楚公子吗?”

   周款冬虽然嫁给了段逸骁,不过王府里的人都是知道这段逸骁和周款冬的关系的,所以也就没换她周侧妃。

   周款冬点了点头,可随即又摇了摇头,侍卫见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也没在问,走了回去,不过周款冬没有看见,侍卫已经派人去通知楚怀墨了。

   周款冬门外久久都没有勇气走进门去,累了只好一个人坐在门外,双手拄着下巴,可怜巴巴的,此刻的周款冬那还有一点官宦之家千金的模样。

   怎么办,她好想和怀墨说清楚,可是怀墨又都不理她,想着想着,周款冬就觉得特别的委屈,一个人把脸埋在膝盖在顾不得其他人的眼光就那么一个人难受着,像极了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楚怀墨听了侍卫的汇报,想也没想就快速的向着门口走出来了,心里想着他定不能在耽误她了,但是她走后,他觉得好失望听说她没走,他头一次像个小孩子般狂喜。

   楚怀墨走出来就看到了让他心疼的一幕,楚怀墨叹了口气,只要一想到自己没有能力保护款冬,以后她跟着自己只会受苦。

   楚怀墨叹了口气,转身就要往回走,可走了几步,周款冬已经发现了他,“怀墨。”

   周款冬唤得小心翼翼,就怕又说错了什么话让楚怀墨伤心难过一般,楚怀墨想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周款冬是那么的自信啊,自信得发着光,可是现在……

   楚怀墨终是没能在踏出一步。

   “款冬你走吧,天气冷,别在外面停留了,你这样周院判会担心。”我也会担心。

   “怀墨,你这是在赶我走吗?”周款冬失望不已,眼眶都红了,两人这样,明明相爱,可是却又这般,倒是让侍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侍卫经常看到两人出双入对,自然也明白两人对彼此的感情,不过现在倒是有些看不明白了,忍不住出声道,“楚公子,你看外面天都快下雨了,周小姐穿得那么单薄,会感冒的,你……”

   侍卫劝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怀墨给打断了,宽大的流云袖一甩,楚怀墨决绝的道,“你回去吧,免得晚了路上淋了雨。”

   竟连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

   楚怀墨说着,就那么进了王府,而周款冬看着王府大门在自己的眼前慢慢的关上,心都碎了。

   为什么,明明怀墨所在意的都不是问题,可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她往外推,难道她和怀墨就真的无缘吗?

   周款冬站在门外,紧紧的咬着唇瓣,孤独又倔强。

   天空乌云密布,冷风一阵阵的刮着,大雨即将要到来。

   楚怀墨狠心的让自己不去回头,他希望款冬能够明白,他这么做只是不想让款冬跟着他这么个没有武功保护不了她的废物。

   爱上其实很容易,可是放手却太难,楚怀墨一路风轻云淡,可是谁又明白,他的心宛如刀割。

   “怎么,你还要和她这般下去。”在往明月阁去的路上,楚怀墨刚好遇见了向他的方向走来的段逸骁,和刚刚相比,段逸骁脸色轻松了不少,就连嘴角都勾着笑,看来是姐姐醒了。

   想到这里,楚怀墨也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个时候段逸骁倒是也有心思调侃起了楚怀墨来,“怀墨,你这般拒绝款冬,不会背着款冬在外面找了一个,觉得对不住款冬,所以才这般把她往外推。”

   段逸骁的话没让楚怀墨生气,反而是叹息又无奈,他看着一侧纷纷下落的桃花树,徐徐开了口,“阎罗妖,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你知道不是吗,心里有了她,哪还会看得上其他女人。”

   想起在凌风国的时光,楚怀墨不免又觉得苦涩,“以前不懂,姐姐为何会那般喜欢箫卓,更不懂为什么她可以为了箫卓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直至今日,遇见了款冬有些东西我才看得透彻。”

   段逸骁看着楚怀墨,笑了笑,看来他是真的懂了只是不愿意让喜欢的人随着自己受半点苦楚。

   “你们的事我和你姐姐都不便参与,不过怀墨,你现在的决定可能会让款冬彻底离你而去,到时候你会后悔的。”

   段逸骁拍了拍他的肩膀,“过去看看你姐姐吧。”

   说完,段逸骁离开了。

   楚怀墨站在原地,看了眼前的桃花树,思绪沉沉,不多时,天空一阵作响,楚怀墨回过神来,抬眸看去,淅沥的雨落下。

   想到门外的周款冬,楚怀墨眉头紧簇,“她或许已经离开了。”

   明月阁外,段逸骁特地让十三在门外把守着,这种事情让十三来,特是无聊,不过不用和啊影那个冰山男丢去密室,她倒是宁愿在这里。

   “您来了?”十三双手抱臂,斜靠在门上,看到楚怀墨走来,完全没有一点规矩的自觉性,楚怀墨自知姐姐身边的侍卫就是这个性子,也没生气。

   温润的对十三笑着点了点头,楚怀墨越过十三进了屋。

   床上,楚锦玥靠在床头,脸色虚弱,不过好在人已经醒了,此时她穿着白色的裘衣手里拿着一颗黑色的类似于药纹的东西看着。

   “姐。”

   听见声音,楚锦玥把药纹收进了瓶子里,笑着看向来人,“怀墨,过来,来姐姐身边坐着,姐姐有些事想让你替我跑腿一趟。”

   楚怀墨刚在床边坐下,楚锦玥就拉着他的手,把整个脑袋都枕在他的手臂上,特别的歉意,有楚怀墨在,楚锦玥脸上的笑又加深了几分。

   “姐,有什么事,你要让我去做?”

   “是这样的,皇宫里发生的事你知道了吧。”

   楚怀墨点了点头,以前对这夏国的皇帝倒是没多大反感,不过现如今却是更加不喜欢了,皇宫昏庸无能,这事百姓的灾难。

   “不过姐,想来你已经把解药制出。”楚怀墨很了解楚锦玥,没有把握的事,她从来都不做,更何况是关乎着性命的事。

   “的确,解药我已经制出来了,不过还不急,就要这皇帝多急一天,不过这解药我倒是得让你今天替我给了周院判。”

   这皇帝降了周院判官职,如今朝中定有很多皇帝太子那一派的大臣会利用这个机会来对付周院判,让周院判带着解药进宫,这无疑给了周院判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他周家也就能彻底避开这次的危难。

   “姐,这药还是让你门外那十三去送吧?”楚怀墨突然拒绝。

   “为什么?”说完,楚锦玥倒是也清楚了为什么,看着楚怀墨垂眸忧郁的模样,楚锦玥叹了口气,“怀墨,你这是何必,款冬根本就不嫌弃你废了武功,她对你那般倾心,你又为何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你是我堂堂慎王妃的亲弟弟,难道仅凭这一点,你还配不上周家不成。”

   “姐,我……”

   “好了,用了午膳,你就过去周家一趟,我有点累了,你出去吧。”22百度一下“庶女也高傲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