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至尊凰谋天下

第227章这个大夫已经胸有成竹了

至尊凰谋天下 玉听兰 4149 2019-11-24 03:42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qbrtnsvx.net 番茄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够了!”这一下,徐将军终于听不下去了,打断徐楚楚的话,呼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爹爹……你凶我……”哪里知道,徐将军这句话刚刚落下,前一刻还在歇斯底里恨不得将徐离初杀之后快目光狰狞的徐楚楚瞬间眼眶一红,泪水就这么直接落了下来。

   这番转变,若非整个过程众人都目睹了,恐怕还真的会以为他们对徐楚楚做了什么呢。

   “徐将军,大夫呢?”周煜缓缓上前一步,目光里带上了几分莫名的讽刺,声音里却带着不容置喙。

   大夫?徐将军愣了一下,继而转头朝管家看去。

   管家身子倒是还算冷静,在听到徐楚楚醒来就胡说八道动作癫狂便直接放下手里的事情赶了过去,倒是颇为知晓事情的轻重缓急。

   “回太子殿下的话,大夫已经来了。”说罢,管家颇为冷静的让开身子,让其身后一人过来。

   只见那个大夫一看到众人,倒也不是十分慌张,朝几个人行了礼后,便让府里的下人将徐楚楚带至了屋里,先是给徐楚楚手臂扎了一针,这才慢慢的用手搭上了徐楚楚的手腕。

   不知道为何,徐离初看到大夫的动作,心里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这个大夫已经胸有成竹了。

   而他刚刚那针下去,一开始还在兀自挣扎的徐楚楚瞬间便冷静下来了,只是那个目光似乎变得有些呆滞。

   巧儿愣生生的站在徐楚楚的身后,手指紧紧的互相缠在了一起,便是垂着眸子,都能够从她那瑟瑟发抖的身子上看出来她的紧张。

   周煜拉着徐离初的手,转头看了她一眼,在发觉徐离初并未被这样的局面吓到,反而若有所思时,不由在心里笑了一声,同时也把担忧的心给放了下来。

   这个女人,果然总是能够让他出乎意料的。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这个,自己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个女人所吸引。

   “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将军大人,若是老夫诊断不曾出错,三皇子妃娘娘这是……患了失心疯了。”叹了一口气,大夫垂下眸子恭敬道,话里似乎多了几分遗憾。

   周煜神色一闪,嘴角勾了一丝嘲讽,果然!

   “你,你说什么?”

   “什么?”

   两道惊呼声同时响起,一道是巧儿的声音,另一道是徐将军。

   “将军大人若是不信,大可以请宫里的御医前来查看,老夫言尽于此。”说罢,和几个人行礼,“老夫告辞。”

   周煜目光眯了眯,竟是点了点头。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又离去,对于身边这么多身份尊贵却仍旧没有一点儿恐惧的老大夫,众人心里不由晃过一丝怪异的感觉。

   管家轻轻咳嗽一声,附在徐将军耳边道,“将军,这位李大夫曾经是宫里的御医,本来是要告老还乡的,但是因为故乡无人,这才留在了京城。”

   徐将军眸子微微一晃,这么说来……徐楚楚患了失心疯之事,这是板上钉钉了?

   看着座椅上那个因为老大夫扎了一针尚且未醒来的徐楚楚,徐将军心里莫名的累。

   “既然得了失心疯,那么刚刚的一切,本宫便不同她计较了。”嗤笑一声,周煜缓缓上前几步道。

   徐将军身子一怔,脸色白了三分,却还是无可奈何的朝周煜行礼,“多谢太子殿恤。”

   “无妨。”摇了摇头,周煜转头看向徐离初,皱了皱眉头道,“离初,既然事情已经完了,不如咱们回府去罢?”

   说罢,拉了拉徐离初的手。

   不知道四周还有什么声音,徐离初此刻满脑子都只有大夫的那一句“失心疯”。

   耳畔有谁说了什么话,徐离初不知道,但是却能够感受到这个声音没有恶意,让她心安,当即点了点头。

   周煜嘴角勾了勾,虽然对于徐离初这样愣愣的神色有些无奈,但是看到她这么乖巧的模样,却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徐将军,时辰不早了,本宫便带着太子妃回去了,至于今日之事……将军看着安排就是。”

   留下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周煜牵着仿若已经神游天外的徐离初毫不犹豫的朝外走去。“你……”待得周煜二人走后,徐将军看着那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的人,目光里闪过一丝厉色。

   巧儿心里猛地一颤,立马抬起头来,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将军,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不会胡说的,将军莫要杀奴婢!”

   “老夫何时说过要杀你?”看到巧儿如此模样,徐将军心里陡然升起一丝厌恶。

   这个巧儿居然如此,是因为在徐楚楚以前的时候,她总是用“杀人”的法子来对待别人吗?

   嘴角露出一丝无奈,徐将军仿若在片刻间苍老了十岁。

   这么多年,他原来错得如此彻底。

   以为自己已经在尽力弥补徐离初那个孩子了,却不知道反而又进一步伤了她的心。

   好在……

   想起周煜如此维护徐离初的模样,徐将军眸子里闪过一丝欣慰。

   能够如此,也就好了。

   至少那个孩子,有个真正心疼她的人,能够不像自己,犯了错误却已经找不到人来补偿。

   而徐楚楚如今,也只能够算是咎由自取了,他已经做的仁至义尽了,却不想终究还是成了这样的局面。

   “记得,回去后,告诉三皇子殿下,三皇子妃娘娘是在府里因为二姨娘离世打击过大,故而晕了过去,之后的事情你明白如何说了吗?”徐将军眯着眸子盯着巧儿的脸道。

   “明白明白,奴婢明白。”巧儿猛地磕了几个头,赶忙道,唯恐自己动作慢了就被徐将军怀疑。

   “嗯。”挥了挥手,徐将军点了点头,“老夫派人同你一起回去。”

   “是。”巧儿身子再度一颤,哪里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今日这些,着实让她太过于害怕了……

   太子殿下的眼神,太子妃娘娘,曾经的大小姐的表情,自家三皇子妃的癫狂,这一切,都让她有种做了一个梦的感觉。

   只是若真的是梦就好了,至少还有醒过来的机会。

   可是呢……

   这醒来了,却也还是黑夜,却能够让她清清楚楚的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梦,而是实打实的真相!

   徐将军府里仍旧忙活着,而徐离初却已经和周煜回到了太子府。

   两个人一路上静默不语,从将军府里出来,周煜便将徐离初抱了起来,径直送进了马车,在上了马车后,又将怀里的女人轻轻的拥在怀里。

   而整个过程,徐离初便仿若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任由周煜动作,让他摆布。

   周煜心里甚至想,若是徐离初此刻不是这样一个心境,今日不是经历了这些事情,当真是个最可爱的女人。

   可是今日这些事情,一想来,周煜便忍不住皱了眉头,心里也莫名的烦躁了起来。

   徐离初居然受了这么苦,如今这个性子,也只是不想让自己受伤吧?

   这么一想,周煜心里除了心疼,又多了几分怜惜。

   究竟是有多怕被伤害,才会将自己塞进层层厚重的盔甲里,还要手里拿上一把长剑,让人不敢靠近。

   然而,这个傻女人却不知道,她如此做,虽然会让别人不敢接近,伤不了她,却会让她自己也变得只有无尽的孤独。

   孤独过后,还会发觉,她的那些个事情,还在,并未解决,她心里的结,也还在,并未打开。

   当真是个让人无可奈何的傻女人……

   “太子殿下,到府里了。”寻因跳下马车,朝马车里的人恭敬的道,脸色也是前所未有的肃然。

   太子妃娘娘和太子殿下去将军府里之前还好好的,而回来的时候,太子妃娘娘却变成了这个样子,这如何能够让他心里不焦虑。

   “初儿。”轻轻在窝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耳旁唤了一句,周煜眸子眯了眯,“咱们回家了。”

   这里才是她的家,这个傻女人,以后还是不要随便跑出去了,他会好好待她,她是他的太子妃,他怎么会让她受苦呢?

   徐离初或许是听到了,或许没有听到,但是不管听到没有听到,她依旧在周煜的怀里一动不动,保持着最初周煜将她抱进来时的姿势。

   叹了一口气,周煜不禁有些无奈,嘴角却是弯了一丝孤独。

   罢了,靠在今日事情着实有些乱如麻的情况下,自己也就为这个女人当一回脚夫罢。

   横竖也不是第一次了。

   想到这儿,周煜莫名的想到了当初除夕夜里,他将徐离初带出皇宫时的那个情景。

   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个女人可有许下什么心愿?

   “殿下……”看着又一次周煜抱着怀里的女人下来,寻因脸色又变了,嘴角动了动,接下来的话却是说不出了。

   看了一眼同样脸色阴沉着的元霜,又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语琴,寻因咬了咬牙,同她们二人一起跟在了周煜的身后。

   这边周煜抱着徐离初缓缓进府,周煜的步子走得很慢,似乎怕惊动了怀里的女子,太子府的下人看着自家太子妃娘娘被太子殿下亲自抱了回来,一个个眼里都闪过惊讶,但在对上周煜那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却又一个个垂下了眸子,该干什么干什么。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这几个字,她们都是知道的,更何况这是在太子府。

   可是这样的场面,着实是让她们忍不住望去啊……

   这边府里的下人一个个大气儿不敢喘一下,另一道却传来焦急的呼声,“公主殿下,你慢些,仔细脚下。”

   听到这个声音,府里下人的脸色再度变得精彩起来了。

   一开始太子殿下将一个女子带了回来,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的公然抱进府,她们还以为太子妃娘娘会要失宠了。

   哪儿晓得,到了最后却被告知是别国的公主。

   这一下,虽说一开始那种太子妃娘娘要失宠,太子殿下移情别恋的想法少了一些,但是太子府里下人的眼光是何等的精明。

   看着朝阳公主往逸扬阁走的次数,她们心里隐隐约约便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但是也就只敢这么在心里想想了,毕竟她们还是要命的。

   只是今日这样的场面,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呢?

   “太子殿下,朝阳寻到了一本乐谱,是从前你说那个只有残章的……”朝阳只听到周煜和徐离初回来了,想着自己这个消息能够让周煜过来自己这儿,也能够告诉一下府里的下人,让那些明眼人知道,她和她们的太子妃在今后谁才会是府里真正的主人。

   只是哪里能够想到,刚打了一个照面,却是让她看到了这样的事情!

   周煜怀里抱着徐离初,目光里带着怒火,一步一步走得很缓慢,似乎唯恐惊动了那个女人一般。

   朝阳的心仿若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一般,周煜怀里抱着的女子,应该是她才对!

   周煜心里的女子,也应该是她才对!

   这个徐离初,居然能够躺在周煜的怀里,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敢……

   朝阳心里的恨意瞬间蔓延到她的血肉里面,让她整个人都抽痛起来。

   但真是因为这个抽痛,也让她冷静下来了,不行,她现在还不能够表现出来,徐离初现在还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妃,她朝阳还不是真正的太子妃……

   眸子里闪过一丝晦涩,心里百转千回,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朝阳脸上的笑容在瞬间掩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慌。

   “太子殿下,这……太子妃娘娘这是怎么了?”提着裙角行至二人的身边,朝阳公主声音颤抖的问道,似乎很是害怕。

   而她的目光,也幽幽的落到了徐离初的脸上,可惜徐离初此刻已经将头埋进了周煜的胸口,谁也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

   “公主殿下可是有何事?”周煜目光微微一闪,抱着徐离初的手紧了紧,被人打断拦住路的经历,着实是有些难捱……

   看到周煜根本不回答自己的话,朝阳公主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这样问,可不是因为什么更在意自己,而是明明白白在告诉她,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便莫要挡住了他的路。

   “无,无事,朝阳只是……太子殿下,朝阳告辞。”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朝阳公主行礼后转身就朝自己的院子方向走去。

   周煜眸子沉了沉,看了一眼朝阳离去的方向,转而朝自己的逸扬阁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