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镇上的牧师是死灵

二百三十 盟约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qbrtnsvx.net 番茄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凸凹不平的礁石和漫过脚踝的海水对江北的速度造成了一些影响,但不大,他“哗哗”踩着水花冲到蟹王面前,脚下一弹跳到半空,双手举起骨叉,对准蟹王不断开阖的颚部戳了下去。

   “噗”的一声,一股腥臭的汁液喷溅出来,大半截骨叉没入了蟹王体内,江北则抓住骨叉尾端挂在了那里。

   蟹王骤然遇袭,歪歪斜斜地险些摔倒,蟹腿踩碎了不少礁石,它马上因为受伤暴怒了,挥舞巨鳌夹在江北身上,想把这个突如其来的袭击者夹成几截,但那些来自巨龙和巫妖王的骨骼远不是一只螃蟹能夹断的。

   对付这种庞然大物,江北的经验不要再多,还是采用主动献身的老办法,仗着骨架坚不可摧的硬度,任凭蟹王的巨鳌夹在身上,不躲也不闪,同时牢牢抓住骨叉的尾端,借助巨鳌的拉力,以蟹王的巨颚为支点不断撬动。

   骨叉刺得足够深,几乎达到蟹王的胸腔,而且叉尾和蟹王的身体形成一个夹角,蟹王拉扯江北时,反而使自己受到了重创,腥臭的汁液带着大量白沫从颚部喷出来,挣扎着向后退去。

   “啊啦啦啦啦……”

   老鱼人的声音响起来,几颗闪电球砸在了蟹王身上,被蟹王冲散的鱼人也“啊啦啦”叫着冲回来,攻击围在蟹王身旁的海蟹。

   江北察觉到蟹王的力量没削弱的迹象,显然没伤到要害,紧紧抓住骨叉尾端,借助蟹螯的拉力,想把骨叉插得更深,但骨叉的强度已经到极限,“咔嚓”断成了两截。

   蟹王感到疼痛减弱了,像被人蜜蜂蛰过一次不想再被蜇到一样,巨螯一甩,把这个比石头还硬的袭击者丢了出去。江北抓着半截叉尾撞在礁石上,即使有海水的缓冲,依旧弹出去几米远,溅起大片的水花,几块石头也从石头下飞起来。

   小克米一直呆在江北的骨架里,被冲击力震了出来,展开双翅准备飞翔。

   这一瞬,时间仿佛变慢,江北丢开叉尾,伸出一只手,穿过四溅的水珠,捉住小克米拢在手心里。

   时间又恢复了正常流速,他摔在礁石上,翻滚了几圈后爬起来,把小克米塞回骨架的缝隙,重新向蟹王冲回去,这次凑近后,跳起来抓住了支撑蟹王眼球的根茎。

   对于蟹王而言,那个凶残的袭击者又回来了,它伸出一只巨鳌夹在袭击者身上,想把袭击者丢出去,但一只眼睛却揪得生疼。

   以蟹王的智力,理解不了自己的力量正被江北利用,它以为这是个和自己力量相当的对手,迫切地想要解决掉对方。

   江北用尽全力抓紧眼球的根茎,借助巨鳌巨大的拉力,硬生生把根茎的底部扯断了,那颗硕大的眼球垂下来,在蟹王胸前晃荡,但江北也再次被甩了出去。

   蟹王受到重创,似乎意识到这次的觅食之旅终将以失败而告终,横着庞大的身躯,向大海退去。

   缺少蟹王的支援,在众多鱼人的围攻下,明礁上的海蟹已经被迅速清理掉了,老鱼人率领着鱼人追着蟹王攻击,不打算让它再逃回去,这是只母蟹,被它逃走后,很快就会又出现一支海蟹大军,威胁幼鱼的安全。

   蟹王挥动巨鳌,边抵挡鱼人的进攻,边退向明礁边缘,凭借厚重的壳,这些弱小而喧噪的生物对它构不成威胁,但它半个身体退到海水之下时,那个凶残的袭击者又扑上来,抓住了它另一颗眼球的根茎。

   蟹王感到了绝望,它想不通这个袭击者为什么这么难缠,也不知道也该怎么处理对方,夹夹不动,拉扯疼痛得反而是它自己,只好带着袭击者退到了水下。

   在老鱼人的带领下,鱼人们追着蟹王攻击,一些鱼人被粗壮的蟹腿踩死,但更多的鱼人涌上来,厚重的蟹壳刺不动,就刺蟹腿关节处的缝隙。

   很快,一条蟹腿折断了,蓝色的血液在海水中扩散开,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蟹腿折断时,剩余的蟹腿已经支撑不住蟹王庞大的身躯。

   它歪倒在海底的沙子里,只能借助海水的浮力一点点向外移动,笨拙的模样竟让江北觉得有些可怜,他忽然看到所有鱼人放弃攻击蟹王,纷纷向礁石上退去,海水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地躁动。

   江北隐隐意识到什么,松开手,沿着起伏不平的海床逃回了礁石上,再回过头去时,海面像开了锅一样沸腾着,数不清的大鱼在海水中扑腾。

   博大的海洋使它们拥有不逊色于蟹王的体型,牙齿也锋利得如同尖刀,撕裂蟹王的壳不成问题,也确实是这样,蓝色的血液一股股浮上来,在水面上扩散开。

   老鱼人“啊啦啦”地叫了一阵,鱼人们抬起留在礁石上的海蟹和自己同胞的尸体,纷纷丢进海里让大鱼吃掉。

   过了许久,海面上才平静下来,天色已经入夜,夜空繁星如斗,月亮半圆,浪花缓缓涌动,映出粼粼波光,一切显得有些安宁。

   如果那些鱼人肯安静一些的话。

   鱼人似乎是不懂得悲伤的物种,尽管死掉了不少同伴,还有很多伤员等待救治,但包括老鱼人在内,所有健全的鱼人都开始欢庆这场胜利,庆祝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边“啊啦啦”的叫,边到处乱跑。

   如果只有一个鱼人,或者少量鱼人这样做没太大问题,问题是,百十个鱼人都在这样做,场面乱得就像海岛上开了一家疯人院,而全世界的疯子都被集中了过来,“啊啦啦”的声音直冲云天。

   江北看着鱼人们兴高采烈的模样,默默地想,自己帮助鱼人,其实是破坏了自然的平衡,没有巨蟹骚扰,这个鱼人群落势必得到显著的发展,等占满这座海岛,也许会向望群岛和耳语海岸开疆拓土。

   这也不能说是坏事,耳语海岸沿岸没有联盟的城镇,等洛丹伦大陆发展起来,可以把海岸线让给鱼人,让它们成为抵御部落的第一道防线。

   不过,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江北收敛了思绪,寻找负伤但没人照料的鱼人,把它们从水里拉出来拖到一起,施放了几个治疗之环。

   在神圣能量的滋润下,受伤较轻的鱼人恢复了健康,加入了欢庆的队列,部分鱼人受伤很重,圣光也无力挽救,但江北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温暖的神圣光辉在明礁上铺开时,吸引了老鱼人的注意,它向江北跑过来,摘下颈部的贝壳项链递到了他手里。

   “送给我?”江北犹疑地问。

   老鱼人打手势示意江北戴上那条项链,然后“啊啦啦”叫了几声,所有鱼人“啊啦啦”叫着围过来,以江北为中心绕起了圈子。

   江北哑然失笑,从这一刻起,他这副骨头架子,获得了鱼人群落正式的认可。

   鱼人们喧闹了一阵,老鱼人抓住江北的手臂,指着一个方向“啊啦啦”说了些什么,然后跳入海中朝那个方向游过去。

   难道还有东西要给他?江北转着念头,下到海中,沿着起伏不平的海床向老鱼人追过去。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